换号了

换号了

朗月行

(๑´ڡ`๑)

麟月:

算是?魔吞同人?设定了来说基本上是十二宫的男神们。 
一页书用的是白书的造型,设定的是因为世人愚昧被火祭的高僧的魂魄,所以原本代表胎藏界五佛的梵文私设成镇魂咒。 
傲笑红尘是奴隶出身在少年时遇上书大一路打怪升级的乱世侠客。 
风之痕是被灭门的武将之子。 
其他人会在写到时候在放设定吧。Cp的话?不定?想写的是一群汉子们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乃至于为国为民儿行动的故事。幼儿园文笔,怪力乱神,ooc严重,感谢阅读
____________________#我是正经分割线#________________
傲笑红尘一生光明磊落,若是说有什么昧心的事,能想起来的也是年少的时候那些自己也不愿提起的往事了。 
傲笑红尘那时候没有名字,只是奴隶主手里的若干的小奴隶中间的一个,那个有着赤色卷发和鹰钩鼻子的奴隶主叫他们这些小奴隶无外乎是小杂碎,小兔子之类。本来无望的一生出现的转折是因为一个小奴隶而出现。 
这个小奴隶和他们这些从小就知道自己身份的人不一样,听说曾经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少年十一二岁的样子,相貌很好尤其一双绿色的眼睛显示着这个孩子有外族的血统。新来的男孩有自己的名字,风之痕,也有自己的脾气,所以经常挨打,挨打了就没饭吃。小小的风之痕躲在稻草堆里咬着嘴唇流泪,不发出一点声音。 
傲笑红尘偷偷挪到风之痕身边塞给他半个干硬的锅盔,又默不作声的挪回去。 
风之痕看着手里的锅盔,肚子说不饿是假的,想着阿娘和他说不论如何先活下去,就着眼泪一口口把锅盔吃了下去。 
傲笑红尘偷着瞄了一眼,看着风之痕吃了锅盔便安心的裹了裹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一头扎进稻草堆睡着了,明天还有好多活要干。 
日子就这样过了三个月,也许是年龄相近的关系,傲笑红尘和风之痕莫名的成了一对朋友,在风之痕的计划下,两个人开始计划逃跑。 
那是仲秋的一夜,关外的天气已经冷了,茫茫大漠是一望无际的黄沙,连挂在天上的月亮都是浑浑的黄。难得有棵嶙峋的怪树,叶子早就落尽,树梢上立着秃鹫,赤红的眼闪烁着,看着那个可怜的生命可以供它饱餐一顿。 
为了分散目标傲笑红尘和风之痕在合力打晕了看守之后就分头逃跑。 
年少的傲笑红尘战战兢兢的在不明的月光下奔跑着,不敢停下来,哪怕身后只有自己的影子跟着他,他依旧觉得身后有奴隶主拿着粗大的木棍在追赶他。 
不知跑了多久,傲笑红尘觉得自己没了力气,弯着腰扶着膝盖喘着大气,抬头正对上秃鹫赤红的眼。秃鹫猛然飞起,从傲笑红尘的头上怪叫着掠过,利爪划破了少年的额头。傲笑红尘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缓了很久在踉踉跄跄的站得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一个小土堆倚着坐了下来。 
关外的秋夜已经很冷,干冷的冻着骨头疼。傲笑红尘算得上衣不遮体,蜷起身子抱着自己妄想留住一点温度,但是温度还是一点点从少年的身上流出去带着少年的生命力一起流了出去。 
冷到极致再到死亡的人,在最后的时间里反而是感到温暖,嘴角都不禁上扬,失去控制的身体往后倒去,倒在那个小土堆上。 
小土堆像是被一把利刃划过,向左右分开,又似乎要吞噬少年瘦弱的身体。 
傲笑红尘蜷缩身体倒在坑里,额头上的血滴落在坑底,土堆停止了合拢。空旷的野外突然有佛号响起,坑底腾起穆然白光,白光中显出一道恍惚身影,身着白色袈裟,胸前挂着琉璃佛珠,一头银白的长发鬓边缀着几枚金色舍利,双眼轻磕着,额间用朱砂写着镇魂的符咒,相貌却是宛如天人。 
半透明的魂体看着已经失去意识的傲笑红尘,甩了甩手中佛尘,轻叹了一声,“乾坤莫测呀。” 
再次醒来的傲笑红尘发现自己的手手腕上多了一串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手串。阳光很暖,自己还活着。

评论

热度(10)

  1. 换号了麟月 转载了此文字
    (๑´ڡ`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