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了

换号了

《光影》(1)

先试试水

《光影》 (1)      《逆光》番外

天空灰蒙蒙的,好像要下雨了。
金碧辉煌的圣域总部万圣岩在这片阴霾的天空下也不免显得灰败。袭灭天来站在门口抬着头看,发现9层以上就数不清了,而他要找的那个人刚好就在他看不清的10层上,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一片蚂蚁大小的黑色窗口。
一步莲华站在窗口往下看,目光仿佛一支利箭穿越重重人流,一眼就钉住那个穿着黑色卫衣戴着黑色灯芯绒鸭舌帽的人。
就在这一瞬间,两人的目光似乎重合了,一步莲华全身泛起一种奇异的愉悦感。
屋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请进。”
善法天子推门进来,看到的是一步莲华端坐在桌前认真审核文件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莲总。”他递过一沓厚厚的账目,一步莲华看了有片刻的茫然。
“这些……都是阿来支出的?”
“从去年五月到上个月底,一共支出了七百多万,我怀疑他……”
“账都对的上吗?”
被一步莲华这么一打断,善法突然有些短路。
“对的上。”
“那就没问题了,拿去财务报账吧,这么长时间来辛苦你了,天子,万圣岩以你为荣。”
善法天子被一步莲华莫名其妙的夸了一通后迷迷糊糊的走出了办公室的门。
送走善法天子后,一步莲华又站在窗户边往下望,那个黑色的身影消失了。他坐在老板椅上等了一会也不见有人上来,又抬头看向窗户。
雨,已经滴滴答答的下起来了。
袭灭天来没有带伞,此刻正奔跑在回家的路上。
这估计是十一月的最后一场雨了,又轻又冷,牛毛似的细,随便一丝飘到脸上都似乎冻到人骨头打颤。
袭灭天来握紧拳头放到嘴边呵气。雨把他的衣服外层淋湿了一片,和他热腾腾的体温互相抗争着,说不出来谁更胜一筹。
“阿嚏!”
揉了揉鼻子,袭灭天来摸出钥匙开门,空荡荡的画室传来潮湿发霉的气味,散落满地的画纸上都积了一层灰,画架上还有几幅未完成的线稿和水彩,袭灭天来只扫了一眼,猛然扑过去把它们一张张都撕了。
闭眼男人的温柔神情裂成两半,在袭灭天来恶狠狠的注视下,嘴角那一抹噙着的笑容仿佛是天大的讽刺。
“一步莲华……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他疯了一样扑向地上的碎纸,又扯又揉,撞翻了好几个架子,最后发疯过度,贫血造成一阵阵晕眩使他就地卧倒睡着了。
他像病猫一样缩在冰冷潮湿的地板上,刺骨的寒意冻的他一缩再缩,却始终无法得到一丝一毫的温暖,身下压着一步莲华支离破碎的人像使他噩梦频频,几次挣扎着醒过来,却又因为头晕目眩再次睡过去。
“叮铃铃……”
空旷的画室到处回荡着这催命般的铃声,袭灭天来眼睛睁开一条缝,拿出手机“喂”了一声。
“阿来,你在哪?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吃饭?”
袭灭天来瞬间清醒过来。
他打量着四周完全黑下来的画室,因为一直欠费电也停了,落地窗外的街道已经亮起了路灯,夜空上也蹦出了几颗星星。
八点了……
电话里的声音还在继续:“喂?阿来,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袭灭天来不耐烦的应了一声:“知道了,马上。”
电话那头温润的嗓音响起:“……最好快点,吞佛吵着要见你。”
红辣椒?袭灭天来悄悄弯起嘴角然而很快又认清了现实,说道:“大概十分钟,我打车回去。”
“你身上还有钱吗?”
袭灭天来冷静道:“你付。”
“……可以,你快点回来吧。”
袭灭天来收拾东西锁了门,留了一把备用钥匙在花盆地下,招呼了一辆计程车。
司机师傅是个很健谈的人,一路上就着这条街几年来的变化说个不停,袭灭天来静静听着,也不觉得聒噪,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一步莲华更聒噪的人了。
到了别墅大门口,袭灭天来不由得再次感受到了这装修风格蕴含的恶意,一进门那金光闪闪的前厅布置的宛如一座小佛堂!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用这样的装修风格,外观也是老土的不行,可惜了这么好的别墅。
一步莲华说:“这是父亲的意思,如果当初你肯好好的与我一起接手家业,这房子也有你的一半。”
看吧,说话就是这么难听,好像他袭灭天来就是为了这个房子才死皮赖脸的粘着他们家似的。
餐厅门一打开,就看见坐在椅子上露出半个头的吞佛童子对着他招手。
“阿来,这边坐!”吞佛拍了拍身边的椅子,袭灭天来过去一看,吞佛坐在中间,左边一个椅子空出来留给他,右边的椅子上摆着一个毛茸茸的玩具,摆明了不想让一步莲华靠近他。
“谁教你叫他‘阿来’的,这么没礼貌!”
一步莲华一开口,吞佛就蔫了,也没有刚才的精神头了,一下一下的拿筷子戳着碗里的饭,一步莲华见了又训道:“不许浪费粮食!”
吞佛吓了一跳,筷子一下子从碗上掉下来,他急忙弯腰去捡,却一不小心连带着碗盘全砸了下来,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一步莲华面色不善的盯着吞佛童子,很显然,如果不是袭灭天来在场他说不定早就开打了。
“你怎么总是毛手毛脚的!唉……”
吞佛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袭灭天来突然就来火了,冲着一步莲华就喊:“你为什么总是对他这么粗暴!他才五岁啊,别人家的孩子五岁都还在玩呢,你这样对他公平吗!”
一步莲华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情绪的说:“你也知道那些是别人家的孩子。”一句话噎的袭灭天来半天说不话来,一步莲华又弯腰收拾碎裂的碗盘。
盘子的尖角太锋利,一不小心割伤了一步莲华的手。
“你没事吧?”袭灭天来急忙问。
一步莲华微微一笑,真是胜过莲花般清妍的容貌,可惜外表总是骗人的。
吃完晚饭,吞佛又粘着袭灭天来一起睡,毫无疑问的又被一步莲华说了一通。
“你都五岁了,别人家的孩子五岁早就自己睡了。”
吞佛就搞不懂了,为什么他爸一会觉得别人家的孩子好,一会又觉得别人家的孩子坏?别人家的孩子可真倒霉。
“阿来,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一步莲华眼神幽幽的盯着他,袭灭天来又不傻,他现在的的身体可架不住一步莲华这样胡折腾,急忙找了个借口遁了。
浴室里,一大一小互相擦背。
吞佛费力的给袭灭天来擦背,一边擦一边说:“你怎么真让我擦背呀!”
袭灭天来笑着说:“我也没说假的呀?说了要好好锻炼一下你的。”
“你!你这叫虐待儿童!”
吞佛童子人不大,知道的词可不少,袭灭天来特别喜欢这个小人,以前他领着吞佛出去吃饭,吞佛点了一大堆好吃的,袭灭天来拄着下巴看他,问他:“你点这么多吃得完吗?”
吞佛童子眼珠滴溜溜一转,说:“吃不完,不是还有你嘛!”
袭灭天来道:“你吃不完才想到我?那待会你付钱吧,反正我是吃剩饭的。”
吞佛童子一听急忙说:“别别别,我的意思是吃不完你就带回去吃嘛,反正你每天去公司也要带便当。”
袭灭天来被这个小滑头逗笑了,这个性格说是一步莲华的儿子还真不像,袭灭天来把吞佛抱在怀里,说:“你真可爱,要是我儿子就好了……”他歪歪头问吞佛,“你当我儿子吧?我保证你每天吃香的喝辣的。”
吞佛童子砸吧砸吧啃完鸡腿的手指头,顺道在袭灭天来的衣服上抹了抹,两眼一翻,说:“吃香的还行,喝辣的就免了吧,我不喜欢辣椒。”
袭灭天来气的直笑,伸手戳吞佛童子的脑门:说:“你个小兔崽子,敢拿我的衣服擦手,你爸训你训的轻了!”
吞佛童子翻着白眼道:“我爸也没少训你,你也没啥长进啊!”
气的袭灭天来骂他:“你这个红辣椒!长的像个辣椒,居然还不爱吃辣椒!”
吞佛童子争辩道:“长得像辣椒当然不爱吃辣椒啦!同胞相残才是惨无菜道!”
袭灭天来无语,这孩子都是跟谁学的这一套一套的?
正在擦背的吞佛累的虚喘一口气:“你长这么大干嘛,我给你擦背擦的很累诶!”
袭灭天来说:“你将来会长的比我更大,而且我现在锻炼你,将来你也要给你媳妇擦背的呀?”
红辣椒吞佛骄傲的说:“我要找的媳妇也是心甘情愿给我擦背的!”
此话后来应验在四肢打了石膏夹板的吞佛身上,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自己五岁时候的豪言壮语。
洗完澡出来,一步莲华居然就等在门口,看那架势竟然是一步都没挪过。
袭灭天来只好认命的跟着他往屋里走,吞佛拉住他小声说道:“我爸又要打你了吗?”
袭灭天来疑惑道:“打我?还又?”
吞佛说:“因为你每次都会叫的很惨。”
这话说的十分没有水平,两人同时变了脸色,袭灭天来温柔的问吞佛:“你什么时候看见的?”
吞佛说:“前几天晚上上厕所……”
袭灭天来柔声细语道:“乖,今天说什么也不准去上厕所,不然不止你爸,我也会狠狠的打你!”
吞佛吓得一缩脖子,飞也似的跑进屋里,把门关的紧紧的。
一步莲华偷着笑,说:“现在你知道他有多欠揍了吧?”
袭灭天来正色道:“我跟你不一样,就算他将来杀了人我也会拼命救他的,要是你,指不定愉快的看着他被枪毙呢!”
这活说的一步莲华皱眉。
“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
袭灭天来讽刺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吗?大义灭亲,公正无私。”
一步莲华说:“我不会伤害他的。”
袭灭天来刚要笑,却听一步莲华说了一句毛骨悚然的话:“我大概会把他关起来一辈子。”
记忆深处某个封印突然被打开,眼前的虚像瞬间崩裂倒刺,光怪陆离的剪影涌入大脑,光秃秃的世界从两侧排山倒海的挤压过来,袭灭天来感觉太阳穴被刺穿了一样疼,眼前一黑,“噗通”一下摔倒在一步莲华怀里。
“阿来?阿来?”
袭灭天来瞳孔收缩,双眼无神,显然已经陷入崩溃的状态。
一步莲华抱着他往回走,袭灭天来却突然挣扎起来,撕心裂肺的喊道:“放开我!我没疯!我没有!放开我——”
家里几个佣人一起制住了他,一步莲华给他打了一支镇定剂,几个人把他绑到卧室床上。
鹅黄色的灯光照耀着,一步莲华温柔的抚摸着袭灭天来的眉眼,喃喃道:“真是的,明明是这么好看的人,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搞的乱七八糟的。”他伸手去蹭袭灭天来脸上的绿色眼影,蹭着蹭着居然把人蹭醒了。
两个人四目相对,似乎不需语言目光就已经为两人传递了足够信息。
“阿来……”一步莲华摸了摸他的头发,灰白干枯,像个迟暮等死的老人,也是那次手术留下的后遗症吗?
袭灭天来喘了会粗气,哑着嗓子问:“你真的会关他一辈子吗?”
“我跟你开玩笑的,怎么会呢。”
他愈发温柔的抚摸袭灭天来的头发、眼角。
袭灭天来毫不客气的把脸转向另一边,低声说:“可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十分想那么做……”他又仿佛是自言自语的说,“反正我也不是没被你关过……”
一步莲华阖上眼睛就像哭了一样,那模样真如佛祖滴泪成莲,纯一不杂。
“我想让你们都好好的。”他叹了口气,“真的。”
“可你注定让我们俩个都不好过!”
“你别生气。”一步莲华侧身躺在袭灭天来身边,搂着他,下巴搁在他肩膀上,用鼻尖去蹭他的脖颈,寻觅着属于自己的味道。
袭灭天来固执的不去看他,反问道:“你还记得她的长相吗?”
“谁?”
“吞佛他妈!一个无辜人!”袭灭天来终于转过脸来吼。
“你别生气啊,哎,让我想想……”
“你……”袭灭天来有气无力的说,“你还不如直接说不记得了,你这样、你这样对得起谁啊……”
一步莲华自知理亏,又开始絮絮叨叨的念什么“不垢不净”乱七八糟的,袭灭天来有时候也挺心疼他的,理念想法从来都是父亲那老一辈的人灌输给他的,即使那个老头子死了那么多年仍然对他影响深远,他当时不也正是心疼一步莲华苦行似的生活而被他吸引了吗?后来想想自己真是可悲,人家一步莲华从来没觉得自己过得有多苦,倒是他心心念念的想“救他脱离苦海”!
什么狗屁!
他们俩从来就没相互理解过,不理解也就算了,关键是一步莲华压根不尊重自己的想法和乐趣,他每次对他包容都只会让袭灭天来更加愤怒。
“你知道我有多恨你么……”袭灭天来临睡前轻声说,“我有时候真的想杀了你……”
他说的很轻,一步莲华却听到了,而且听的很清楚,他立刻停止自己的碎碎念,将袭灭天来更加搂进自己怀中,温柔的、深情的,说:
“以前骨箫说过一句话,你听过没有?”
袭灭天来不理他,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一步莲华就自顾自的说:“‘多爱一个人,多恨一个人,才会有多想凌迟一个人’阿来,你这么爱我,你知道吗?”
袭灭天来睫毛动了动,忍住了怼回去的欲望。

          ——TBC——

一个病娇(?)精神错乱恶体阿来,一个略鬼畜控制欲强心机又正义的桃子,阿来心里苦,阿来不说,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桃子绝对是吞佛他爹!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