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了

换号了

《光影》(2)莲袭

《光影》(2)

肉……以后有时间再写吧……

一切都是从五年前开始的。
那时候方至暮春,天气早已渐渐升温了,尽管如此,还是避不过晚上冰凉的温度反噬,白日的短袖凉鞋到了夜间简直就是不要命的装备,尤其对那些体质不太好的人来说更是要命。
袭灭天来打了个寒颤。他本来不想来的,但是今天是苦境娱乐圈龙头的素总请客,他作为万圣岩莲总的弟弟又不得不来,可是既然要来又怎么能不穿的好一点呢?于是袭灭天来拿出了自己最帅的装备——小黑袍!脚上穿着一双据说是当前他们艺术圈里最流行的草鞋,带着一顶小黑帽,脸上画着五颜六色的彩绘涂着绿色眼影,披头散发的就去了会场。
“啊!莲总,令弟还真是……”素还真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看着一步莲华,其他人或多或少也是以鄙视或另类的眼光打量他,但是袭灭天来的自信心并没有因此而受挫,因为一步莲华什么都没说向他走来,握着他的手摸了摸,说:“冷吗?”然后又递给他一杯白兰地,“喝点暖和一下吧。”
袭灭天来更加觉得其他人都是:凡夫俗子!是不可能理解他这样创造灵魂的艺术家的!而且一步莲华对他这样好。
他当时心里真的觉得一步莲华对他这样好就足够了,就算他平常他管的宽了点,废话多了点,还总喜欢干涉他的艺术创作,但是……一步莲华对他真好啊。
袭灭天来手里握着酒杯久久不能回神,他的目光只追逐着一步莲华东飘西飘,看到有年轻漂亮的小姐太太围上去心里就说不出来的闹腾,他感觉自己眼前有一个小人拿着一把枪“突突突”把那群人杀的人仰马翻,然后做出胜利的手势。
“耶——”
耶……袭灭天来偷偷的笑了,他悄悄对自己比了个“V”字,然后果然看到一步莲华向自己走来。
“怎么不过去?”一步莲华问他。
袭灭天来头一扭,讽刺道:“你那些朋友个个身家过亿,眼界又高,我为什么要过去自讨没趣?”
“哎,你好歹去打个招呼啊,都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大家以后都是要相互帮助的。”
袭灭天来嗤笑道:“合作伙伴是不假,只怕相互帮助是各为利益,最后迟早崩盘。”
一步莲华皱着眉头斥道:“别乱说。”他拽起袭灭天来的手拉到素还真等人面前挨个介绍:
“这位是琉璃仙文化传媒公司的素老板。”
“这位是琉璃仙的总监慕少艾。”
“这位是北辰娱乐公司的老板北辰胤。”
“这是剑子导演。”
“这是苦境疏楼杂志社老板兼主编,疏楼龙宿。”
“这位是邓制片”
“这位是谈编。”
袭灭天来一口一个老板,心里却默默的“呸呸呸”,他看着这些友善的脸,其中谁是真情谁是假意,谁惯会利用人,谁最爱拿别人当枪使,谁被人耍了还乐此不疲,谁又是躲在幕后坐收渔利的,娱乐圈里明星艺人杀的天昏地暗,背后里这些势力也少不了人仰马翻。
邓九五摸着胡子审视袭灭天来片刻,对一步莲华说:“令弟也是艺术口的吧?听说经常画人体写生,莲总你怎么看?”
剑子仙迹也跟着凑热闹:“听说人体写生里头可有大学问,赶明儿也帮我画张呗?”
龙宿的人不动声色的踩住剑子仙迹的脚狠狠碾了碾。
慕少艾看热闹不嫌事大,也说道:“画男的还是画女的?呼呼,不管是哪种都很有眼福啊~”
虚伪!这群人打着艺术的幌子背地里做的都是些肮脏勾当,而他画人体却从来没跟任何人扯上什么关系,反倒在他面前装起正人君子了!
也就谈无欲说了句好话:“你们几个不懂别瞎说,都是艺术创作,多交流交流心得吧。”
“我画画从来只是远观,可比不上各位老板的‘近玩’啊!”说完袭灭天来扭头就走了,后面一群人顿时围上一步莲华说:“哎哟你弟弟怎么一点也不像你啊!”“就是,这么不经闹,还生气了呢!”“莲总这酒你可得喝……”
比起老好人一样的一步莲华,袭灭天来知道自己的性格从来都不讨喜,但是他知道,这样才是最真实的自己,一步莲华活成那样八面玲珑,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有多累,他要让一步莲华看到活的多姿多彩的自己,也许他就会稍微羡慕他了。一步莲华越是严于律己,他袭灭天来就越要放浪形骸,看到什么新鲜事都要去尝一尝,他走在潮流前沿,一步莲华就站在他的背面,背对背,贴着心,与他离着最近,却也隔着最远,他喜欢冬天里看海,一步莲华却在冬天缩成一团烤火;一步莲华喜欢在春天侍弄花草,他就在暖洋洋的春日底下打瞌睡。
他和一步莲华,生着相同的样貌,却又像是互不相容的光影,每个人都试图感化对方,却终究是互吃苦果,一步莲华被他烦的诸事不顺,他被一步莲华气的住院七天,也许只有在结果上他们二人是相同的,也曾发誓不再管对方,可是要不了多久,他们二人又会互相陷入纠缠。
一步莲华叫他“阿来”,可袭灭天来知道,自己却没有把他当哥哥看的。他之前在画室认识了一个叫朱闻苍日的朋友,朱闻说他有一个妹妹,总是缠着他,他心里也知道女孩心里在想什么,可是他不能回应她。袭灭天来就问他为什么不能回应她。朱闻说因为我不喜欢她。袭灭天来说:“如果你喜欢她呢?”朱闻苍日就说那也不能回应她,因为她是我妹妹。袭灭天来低下头,心里好像也在想相同的事,就听朱闻苍日又说:“至于我喜欢的那个人,我是再也不敢回应她。”袭灭天来问为什么,朱闻苍日就说:“因为她已经变成我弟妹啦哈哈哈哈……”
袭灭天来感到揪心的痛,不能回应,因为他是自己的哥哥,不敢回应的时候呢?他会变成别人的老公。
我表面上叫他哥哥,其实心里却在叫他老婆。袭灭天来想。
袭灭天来一边喝酒一边跟几个刚认识的女明星打情骂俏,这几个女人袭灭天来一眼就能看出入不入流,他有幸见过几年前的国际巨星骨箫,这些人同她一比,又何止“不入流”三个字呢?从样貌到谈吐,这些人营营汲汲一生也不过就是活跃在这种程度了。
只可惜一代巨星骨箫陨落了,不然袭灭天来真的想给她画画的。
一步莲华喝了些酒,脸上透出一片粉嫩嫩的绯色,像一颗水嫩光滑的桃子,他来找袭灭天来带他回家。
“你酒驾。”袭灭天来说,“我来开吧,我喝的比你少。”
一步莲华淡淡道:“你不喝酒我也信不过你的技术,再说我被灌这么多是谁造成的?”
袭灭天来自知理亏,拉长声音回应道:“是是是,我的错,对不起啦,好哥哥——”
一步莲华猛地踩了一下刹车。
袭灭天来被颠了一个趔趄,抬头一看——红灯亮了。
“为了你,值得。”
袭灭天来突然感觉自己不会呼吸了,吸着那一口气怎么也吐不出来,脸憋的通红,好不容易那口气喘上来,心跳却像跑了马拉松似的骤然飙升,在狭小的空间内听的一清二楚。
一步莲华喝多了。他这么暗示自己。
到家以后,前厅那一排拍金光闪闪的佛像和几百根冒着火光的蜡烛在黑暗的环境中诡异极了。
魔佛出窍,冷眼观世。
一步莲华就是在走过小佛堂之后才发作的。
“你、你怎么了?”
突然被一步莲华抱在怀里,袭灭天来吓得可以说是魂飞魄散了,他拼命推拒,却越来越感觉力不从心,一步莲华亲吻他的眼睛,舌头舔去他涂抹的绿色眼影,湿漉漉的,有点痒,袭灭天来慌乱中踩了一步莲华一脚,刚想道歉,却听一步莲华笑道:“怎么,你也看见了吗?”
“什么?”
“龙宿踩剑子那一脚啊……”
跟我有什么关系?袭灭天来话还没说出口,又被一步莲华咬住嘴唇吮吸,扑面而来的明明是一股清香味,不知怎么就觉得越来越浓郁了。
“莲华……”他眯着眼睛唤他的名字。
“我在呢。”
“你醉了没有?”
一步莲华顿了顿,咬着他的耳朵说:“我也不知道呢……”
(肉另附)
总之第二天醒来事情全都乱套了,袭灭天来睁眼就看见迦叶尊者在他头顶上对他怒目而视,除了袜子他几乎是全裸的,躺在硬邦邦的地板上,身上盖着的被子是——一步莲华。
袭灭天来隐隐觉得事情不妙,可是身体痛的像被车裂过,嗓子又肿又哑,估计是发烧了。
他就继续躺在地上等,来自正面的体温和背面的凉意双重夹击使他的身体一阵阵发抖,袭灭天来终于受不了一脚把一步莲华踢起来。
这是两人最尴尬的一次四目相对,一步莲华看着自己的“杰作”一句话都没说,袭灭天来甚至做好了那顶名为“始乱终弃”的帽子,只等一步莲华反悔就给他扣上去。
“阿来我……”
袭灭天来眯着眼睛看他。
他害怕听到一步莲华的答案,其实心里建设从从刚才就开始搭建了,到现在几乎快完工了,却再次因为一步莲华的一句话而全数崩塌。
“其实昨天我没有醉。”
袭灭天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有个小人在狂敲自己心壁,他瞠目结舌:“你、你……”
“我是认真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袭灭天来沉默了一会,终于说:“你能不能先给我找床被?”
袭灭天来终于等到了久违的被,然而高烧也已经窜到39度了,一步莲华忙着给他量体温、削苹果,袭灭天来就歪歪头看他,心里是一堆烈焰燃烧后的灰烬,狂喜后的寂寞,他很清楚他和一步莲华的性格爱好截然不同,如同光影两面,如同磁铁般相吸,却很难有真正的结果。
会幸福吗?尽管期待。袭灭天来这样对新事物跃跃欲试的性格,此刻都畏惧了。
“阿来,吃药。”
他看着一步莲华的眼睛,那样清澈的眼睛里面,似乎还藏着令他不能安定的阴影。
“什么?是冲剂啊……有没有胶囊啊?”
“医生说冲剂的疗效更快。”一步莲华说。
袭灭天来嗤笑:“呵,庸医都这么说。”
一束阳光落在桌子上,形成一块比别的区域都要亮的多的光斑,太亮了,以至于其他地方都变成了毫无价值的阴影,一步莲华拉上窗帘,光斑是消失了,可是被炙烤后残余的温度还在,他翻手拿过桌上的一沓资料,如果袭灭天来在的话肯定又要大闹一场,那些资料上的第一人就是——朱闻苍日。
两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定下了这不伦的关系,也没有谁说过“我爱你”之类煽情的话,唯一有的大概就是一步莲华送了他们一对同款的戒指,袭灭天来嫌丑不肯带,却偷偷把它做成项链藏在衣服里,贴身带着。有时候袭灭天来也很好奇一步莲华到底是怎么发现他对他有这样的念头的,一步莲华回答的玄之又玄,就是不肯正面点化。
我表面上叫他哥哥,其实心里……哎……袭灭天来叹了口气,默默把脸埋在枕头里,一步莲华趴在他身上,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击。
反正在这之后一步莲华也很少在他耳边叨念了,袭灭天来对此感到十分满意,每天闲暇之余会主动去公司帮着一步莲华处理一些公司的事,他大学学的就是金融,那些账目啊证券啊在他手里头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顺便他还拿来做一些小额投资。
夏日午后,袭灭天来蜷在床上小憩,阳光透过被风吹的鼓动的窗帘洒下来,渡到袭灭天来脸上,光斑晃啊晃,把人弄醒了。
下意识的伸手往旁边摸……
嗯?
袭灭天来坐起来,看着空荡荡的身侧一阵犯疑。
温的,说明刚走不久。他揉着酸胀的腰肢爬起来,推开门,夏日的午后静谧的让人害怕,袭灭天来悄悄走到一步莲华的书房。
一道小小的缝隙,就可以将里面人的对话听的很清楚。
“……再查,我总觉得那个朱闻苍日不简单……好,拜托你了……是,必要时联系一下弦首……”
朱闻苍日?一步莲华怎么会知道他?弦首……弦首是不是道境那个人物?
“一步莲华!”他怒气冲冲的破门而入,双手“啪”一下拍在桌子上,吼道,“你凭什么调查我的朋友!你对我根本就是不相信!你这个……”
一步莲华静静的看了他一会,慢慢开口说:“嗯?你朋友?你怎么认识朱闻苍日的?”
“什么?”袭灭天来突然气焰全无,言语错乱起来,“他是……偶然认识的,画室的朋友……”
“哦,这样啊,”一步莲华拉着他的手说,“以后少跟这个人来往,他好像跟道境那边有些关系。”
袭灭天来以为自己误会了他,“哦”了一声安静的坐在一步莲华腿上,其实他心里也有疑问,可是他没有说出来。
一步莲华的眼神不像说谎,一步莲华也没有骗他的理由。
转折突然发生在十月金秋。
袭灭天来锁了画室的门溜溜达达的走去公司,快到附近的时候他突然心血来潮跑进一家宠物店。
一只小金毛紧紧依偎在一只白狗身上,袭灭天来不由的感叹基因的神奇,店主看见了笑着对他说:“这只不是狗,这只是狐狸。”
“什么?!”狗和狐狸?没搞错吧?
店主说:“这只狐狸好像是家养的被人遗弃了,我收留它以后就跟这只小狗玩的很好。”
袭灭天来伸手摸了摸狐狸,狐狸眯着眼睛看看他,甩了甩尾巴,袭灭天来又去摸小狗,谁知道狐狸突然跳起来朝他就是一口!
狐狸的牙异常尖锐,袭灭天来当即见红,店主急忙道歉并找来碘酒纱布为他包扎,袭灭天来一边说着没关系一边侧头向窗外看。
宠物店的斜对面是一家咖啡馆,能开在这条商业街的,档次必然不会太低,一男一女牵着手从店里走出来,女的手里拿着一束花,笑的很开心。
没有……他的手上……没有戒指……可是人,又确实是他本人。
袭灭天来做贼似的跟着他们到了公司,又费劲巴力的爬上十楼,累的气喘如牛还不敢大声呼吸,紧张的躲在楼梯的拐角看着从电梯里出来的两人,他们的手一直紧紧握在一起。
一步莲华挽着女子走过袭灭天来藏身的地方,身后是一片太阳的金辉,而袭灭天来却藏在暗无天日的角落,用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着他。
他们走进了会客室,袭灭天来才从角落里钻出来,站在门前不知所措。因为有朱闻苍日的事件在前,袭灭天来不想再误会他一次。
正在他踌躇的时候,突然有人叫他。
“善法天子?”袭灭天来眼神一沉,这个善法天子长的跟妖精似的,跟着一步莲华好些年了,而且这两年袭灭天来觉得自己是愈发跟他看不对眼了。
善法对他也不怎么待见,开口就说:“怎么?你又来给他添麻烦吗?还是惦记那点公款呢?”
袭灭天来毫不客气的怼回去:“会说话你就说,不会说话就闭上你的腿,在我面前张着我可不想干你。”
善法天子这人比一步莲华更保守,袭灭天来出口成脏简直把他气的不行,可是又说不过他,一张脸由红变白,由白变青,最后只憋出一句话:“你嘴巴放干净点儿!”
“原话奉还!”袭灭天来冷笑道,“我经手的账就没有错的,比起你加班加点的熬夜,我觉得我办事效率比你高多了,要说添麻烦,你这样的死脑瓜骨才是会让一步莲华困扰吧?再说整个万圣岩都是我家的,我还用惦记?你以为一步莲华不知道?拿点钱炒股怎么了?挣了还不是公司的,嘴巴放干净的是你,别以为跟了他八年就能信口雌黄!”
眼前这要换了别人,善法天子指不定都气疯了,可是是袭灭天来,他不能让他小瞧了去!
“袭灭天来,你别得意忘形了,你敢说你心里没打万圣岩的主意吗?不过你现在就是有什么如意算盘也打不成了,莲总马上就要结婚了,有了孩子之后,财产能分给你多少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袭灭天来一愣,好像根本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TBC——

有错别字,凑合看吧,咸鱼没有校对……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