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了

换号了

《光影》(4)

光影(4)莲袭,微日月

离市区二十里有一处小型的温泉养生旅馆,叫“六欲天地”,深山幽谷,避嚣习静,万圣岩财大气粗,直接给包了下来作为疗养院了。
在往后走个七八里,就是当地十分有名的圣峰“九峰莲滫”,据说是曾出过圣僧的灵山,但因慕名而来的人实在太多,现在已经关闭参拜了。
这一日天气晴朗,清风送爽,袭灭天来闭着眼睛躺在轮椅上晒太阳,周围流水潺潺,听的他十分受用。
“阿来。”
袭灭天来警觉的睁开眼,雷达似的扫描一步莲华全身,看差不多了又将视线移到前方的流水处。
“阿来,能跟我说句话吗?”一步莲华蹲下来握着他的手恳求。
袭灭天来幽幽的看了他一眼,轻声说:“我拉她了,但没拉住。”
一步莲华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模样,因为连袭灭天来都看不下去用手挡住他的眼睛了。
“你相信就好……我只是……控制不住我自己。”他低下头小声说,忽然抬起头快速的看了一眼一步莲华,小声问:“她、她死了吗?”
一步莲华点头,袭灭天来又问:“那、小孩呢?是男孩吗?叫什么名字?”
一步莲华不说话,袭灭天来便自言自语道:“是吗,也死了是吗?”
一步莲华拉着袭灭天来的手,往他手里塞了一部数码相机,指着照片上的小孩给他看:“他叫吞佛。”
一个光溜溜的小家伙,不足月而生,又瘦又小所幸十分健全,想必以一步莲华对他母亲的爱足以让这个孩子过好后半生吧。
“我累了,想睡觉。”袭灭天来把相机换给他,一步莲华说了声“好”便将人从轮椅上抱起,放到屋内柔软舒适的床垫上,袭灭天来看着自己两条腿,突然说:“我想看看他。”
“谁?”
“吞佛。”他在一步莲华惊讶的目光中看到了自己枯槁的模样。
负面新闻铺天而来,一步莲华以一己之力支撑着这将倾的大厦,面对恶意中伤的各方面势力,他始终坚持着自己的三原则。
“这件事和袭灭天来没有关系,他试图挽救过可是没有成功,至于他为什么会三更半夜的跑去医院,这我只能说阿来的心思想法很特别,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至于收钱改口供这事完全是无中生有……”素还真躺在谈无欲的大腿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葡萄,看到电视上对一步莲华的采访,不由的“啧啧”两声:“又是那个袭灭天来啊,要我说,一步莲华迟早被他拖累死。”
谈无欲敲了他脑袋一下子:“别胡说,注意你的形象。”
素还真把葡萄皮一吐,说:“你看你看,监控录像明明白白,还能怎么办!”
谈无欲闭上眼,眼前又浮现袭灭天来那双恃才傲物的眼。
这个小小的婴儿脸只有巴掌大,粉嫩嫩的,眼睛还没睁开,皱着眉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一步莲华居然真的把小孩带来了。
袭灭天来小心的叫了声:“吞佛?”
“呀~”
一步莲华讶然,道:“他居然听懂了!阿来,他很喜欢你。”
袭灭天来翘了翘唇角:“让我抱抱……让我抱抱……”
保姆很忧心的看着他,一步莲华眼神一冷,保姆立刻低头把孩子交过去。袭灭天来抱着高兴了一会,拉着一步莲华说:“我有几句话。”一步莲华会意,遣退众人。
袭灭天来严肃的看着他,手慢慢捏紧了盖在腿上的毯子,说:“我的腿,有时候会在梦里感到针刺般的疼痛,但仅仅是一瞬间……我的腿什么时候会好?”
一步莲华无视他眼中探究的神色,柔声说:“慢慢来吧,急不得的。”他拢着袭灭天来的肩头,袭灭天来安静乖顺的把头靠过去,明明是最听话的举动,却总是令一步莲华心中一根警戒线紧紧的绷着。
虽然创伤可能导致人性情大变,但是……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每天、每天的萦绕在心头,外界的事已经如此忧心,袭灭天来如果还跟他藏心眼的话,一步莲华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
“阿来,尝尝这个西湖龙井白露茶,新采的,你应该会喜欢。”
“好。”袭灭天来伸手接了却没有喝,只说,“你把吞佛抱过来,我想再看看他。”
趁着一步莲华转身出去的空,袭灭天来眼神如电,手一翻,将茶倒的只剩个底,过一会一步莲华抱着吞佛回来了。
袭灭天来又露出一副单纯欣喜的表情,摸着吞佛的小婴儿服,摸了一会,他又说:“我困了。”
一步莲华顿了顿,说:“今天困的这么早?”
袭灭天来死水般的眸子盯着他:“你好像每天都算准了我什么时候会睡?”
一步莲华不言。
现在袭灭天来过得是与世隔绝的生活,身边什么也没有,不过,他趁着一步莲华今晚在这留宿,偷到了他的手机。
像一步莲华这样心思缜密的人如果想要犯罪是绝对不会留下给人查证的余地的,他只需要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就好,稍微印证他心中的想法就好。其实,能够对他做手脚的只有一步莲华,他如此固执的找证据说到底也真是自欺欺人。双手数次握住一步莲华的脖颈又数次放开,最终还是放弃了。
袭灭天来默默的把手机放到一步莲华枕边,缩了缩身子靠近他,一步莲华的体温很高,却不会让人感到干燥,他悲哀的想,这种想逃却逃不掉的感觉,自己这辈子真的是离不开一步莲华了。
从那以后,袭灭天来格外注意自己的饮食,凡是一步莲华拿来的东西他能避则避,即使知道他会对自己的双腿做手脚袭灭天来也装作毫不知情,他比以前更加粘着一步莲华,每与他贴紧一寸就愈发感受到自己冰冷的心跳,而这种生命的跳动却无时无刻不在使他发狂。
温存的幻殇被打破,他终究要与一步莲华分道扬镳。
两年之后他被破例允许跟着一步莲华外出,他们两个带着头顶已经长出红色绒毛的吞佛童子一起兜风,聚餐,看画展,他们俨然已经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一家三口。
“阿来,我去拿个文件,你带着吞佛不要乱跑。”一步莲华转身进了电梯。
吞佛童子金色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着他,突然伸手指着前面咿咿呀呀的说起话来。
袭灭天来转着轮椅往前探了探身子:“什么都没有,你在指什么?”他戳着吞佛的脸颊问道。
豆丁大的吞佛依然固执的指着前方。
袭灭天来只好过去看,没想到在走廊尽头虚掩的门扉里听到一阵咆哮。
尽管隔音效果已经做到最好,却依然掩盖不了善法天子的怒吼。
“你到底为什么要把他弄出来啊!还让他带着小孩?!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你……什么?当初肌肉松弛剂的事你也是同意了的,现在又说这些……好了好了我错了不说这事,你什么时候回来接管公司啊?还有续弦的事……哦,原来你已经找好人了啊,什么时候结婚……”
如果说之前的消息对袭灭天来是如遭雷击,那么现在他反而感觉自己是五感俱丧,无知无觉了。
他看着怀里豆丁大的吞佛,看着看着,不知怎么的就落下一滴泪来,沿着吞佛豆包一样的脸滚下来,小家伙好奇的伸出舌头舔了舔,皱着眉头吐了出来,然后又张着手让袭灭天来抱抱。
袭灭天来把人抱起来亲了亲:“吞佛,对不起。”
他转身向洗手间走去,把洗手池蓄满水……
吞佛就这样发烧了,一双眼睛烧的通红,哭的人头晕脑胀,好巧不巧的袭灭天来也旧疾复发,躺在病床缩成一团模样也十分可怜,一步莲华左右脱身不得,又不愿假手他人,只能把善法天子调来照顾人。
善法天子严厉拒绝照顾袭灭天来,一步莲华说:“那你能照顾小孩吗?”
善法天子没办法,只能和袭灭天来冷眼相对。说是冷眼,但是袭灭天来很虚弱,多半是不会睁眼看他的,偶尔看他一眼,那眼神总另善法天子感到不寒而栗。
不再是以前那样的锋芒毕露,袭灭天来好似从针尖变成了麦芒,背后里还带着阴毒。
天色暗了下来,已经有星星闪烁在云层间,一步莲华遇见离开医院的善法天子。
“要回去了?”
善法天子点点头:“嗯,我看着他把安眠药吃了,因该没事。”
“辛苦了。”
善法天子一个人走在林荫道下,偶尔跟三五个行人擦肩而过,远远的有轮船轰鸣着启程,升起白色的烟雾远去天边,一只怪鸟惊叫着飞掠善法天子的头顶,融进茫茫夜色。
所有的一切都在离他远去。
善法天子突然心有所感,加快了脚步,奈何身边没有一辆出租车经过,有也是坐满了客人。
路灯次第亮了,温暖的灯光使善法天子突然诞生了一股豪情,他刻意拐进一条胡同,在狭长黑暗的甬道中急急行走,前方出口的亮光仿佛来自异界的光辉指引着他,好像他行走的不是胡同,而是死亡的独木桥。
就在临近光明的时候,善法天子猛然转过身——
“是你?!”
袭灭天来是在一片嘈杂声中被吵醒的,他凝视头顶雪白的天花板,那上面有一个黑点,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大门突然被撞开,一步莲华风尘仆仆的走进来,克制着叫了声:“阿来。”
“怎么了?”
“你昨天晚上……”一步莲华欲言又止。
袭灭天来尚来不及反应发生何事,门口站着的一个面容严肃不怒自威的男人便问道:“昨天晚上8点以后你去了哪里?”
“……我在睡觉。”
“佛剑警官,善法天子本人亲口跟我说的,他亲自给阿来服用安眠药睡下了,而且阿来双腿不便,应该不可能那么短时间内往返。”一步莲华抢白。
“善法天子本人还生死未卜,他的话不可信,何况这种事……”佛剑犀利的刮了一眼袭灭天来,沉声道,“是可以做假的,不是吗?”
一步莲华叹了口气,说:“那这事就等善法本人醒过来再谈吧,阿来也是病人,也需要休息。”
佛剑企图用他那锋锐刮骨的眼神逼退一步莲华,奈何此人双眼一闭眉尖微蹙一副再虔诚不过的诚恳样,却凭空隐现傲骨不凡,言语间不卑不亢,不肯妥协不肯退却,顽固的令人愤怒。
袭灭天来想:是了,这就是一步莲华啊,只要一步莲华想要做到的,至始至终都无法改变。他就是这样,掌控着他想掌控的一切,既不肯向现实妥协,也不肯反抗命运。
等到佛剑他们走了,袭灭天来才从一步莲华口中得知事情经过。
善法天子被人刺伤,抢救结束,人却还是昏迷不醒。
袭灭天来淡淡“哦”了一声,道是:“善法天子那样的人,与谁都有结怨的可能吧。”
一步莲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只说了句:“我想也是。”
吞佛的病似乎在那一天之后就奇妙的好了,三个人又愉快的拉着他到处跑,走过苦境多少风景名胜,赏过几度雪月风花,一步莲华很少回到万圣岩,即使有也是跟袭灭天来一起,日子一天天耗下来眼见吞佛到了三岁该上幼儿园的年纪。
一步莲华和袭灭天来两人是谁都不能天天露面的人物,交给谁似乎也不放心,最后一步莲华想到一个人。
“一莲托生?”袭灭天来怪怪的看着一步莲华,“你那个表弟靠得住吗?”
一步莲华想了想说:“他也有一个三岁的儿子,让两个孩子一块玩儿吧,总不能让吞佛没有朋友。”
袭灭天来若有所思,向在地上跑的吞佛喊道:“过来,吞佛。”
吞佛童子小跑着扑向袭灭天来,口中嚷嚷着“抱……抱”也不知道说的是“抱”还是“爸”,袭灭天来打开手机,翻出一张照片,指着上面光秃秃的,猴子一样皱巴巴的婴儿问吞佛:“你看,这里有一个小弟弟。”
吞佛撇撇嘴,说了句:“丑!”
袭灭天来愣了愣,心想:你那会还没他好看呢。一步莲华凑过来也问道:“谁家孩子?挺可爱的。”
袭灭天来道:“以前画室的一个朋友。”
一步莲华皱眉:“你和他们还有联系?”
“是不是我的身边只能有你一个人?”袭灭天来反问,见一步莲华无声,又诘问道:“那我现在这样和你当初设想无差了吗?”
一步莲华叹息道:“我不知你所指何事,但我从来没想过伤害你。”
“可你却伤我最深。”袭灭天来冷笑着抱起吞佛离开了。
漫天大雪再度肆虐这片大陆,汹涌的寒气自北方磅礴而下,没有丝毫预兆,一夜之间将这座城市变了个样,人们裹上大衣将自己与寒冷隔绝,将自己裹成了谁也不认识谁的模样。
灰败的天空像将人吞噬,黑鸦挣扎着扑腾了两下羽毛冲向天空的巨网,再无踪迹。
袭灭天来真正的深渊由此开始。
他原本只是跟着一步莲华去公司的,没想到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女人就是一个多月前善法天子说的给一步莲华“续弦”之人,相比吞佛的母亲,袭灭天来对此人并没有多少看法,他冷冷的注视着一切,眼中除了两双十指相扣的手心,他再也看不见其他。
“你怎么来了?”
“爹地催的急嘛,你看什么时候比较好?”女人若无旁人的靠在一步莲华肩上撒娇,直视比偷窥来的刺激更大,袭灭天来隐隐觉得头又开始疼了,他抱着吞佛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注视一步莲华。
“你想什么时候?”一步莲华只稍微用眼神安抚了一下袭灭天来,与她分开了距离,交握的手并没有分开的打算。
“爹地的意思是就后天吧,良辰吉日,反正时间也不短了~”
“什么?!”袭灭天来一声怒吼把两人都吓了一跳,一步莲华刚说了个“我”字,楼下突然躁动起来,一步莲华往楼下一看,原来是佛剑分说带着一众警员来了。
一步莲华皱眉:“怎么是他?”
袭灭天来猛然一惊,直接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阿来你——”
连让人惊讶的空都没有,佛剑分说的声音已经随人一起出现在走廊上:
“抓住他!袭灭天来就是凶手!”
袭灭天来冷笑一声飞快的瞄了一眼一步莲华,见他没有阻拦的意思,手上轮椅一推,疾冲佛剑众人,几名警察飞快的越过轮椅向袭灭天来逃走的方向追去。
佛剑慢慢走进一步莲华。
一步莲华闭着眼睛,喃喃:“他果然还是……”
佛剑分说道:“你早就知道?”
一步莲华并未作答,只道:“你不跟去吗?他们抓不到阿来的,别看他腿脚刚好。”
等到人都走光了一步莲华才缓缓迈开脚步,手臂被人突然拉住。
女子颤抖的声音传来:“你、你……那个……”
背对着她,一步莲华叹了口气,淡淡道:“再说吧,如果你还愿意的话。”
天台楼顶上,袭灭天来与佛剑分说两方对垒。
风中夹杂着雪粒拍在人脸上仿佛一记记响亮的耳光,痛斥着人的罪恶和痴妄。
佛剑分说在风雪中大吼,将他的面容衬托得更加凶恶了。
“善法天子已经清醒,他指控你就是当日连刺他数刀的凶手!袭灭天来,你残害两条无辜生命,如今还有什么话说?!”
彤云密布的天空犹如神罚,袭灭天来仰头迎着寒风,披头散发神色癫狂,像只拔了毛的可怜乌鸦,一会怒骂一会大笑,一只脚跨在栏杆外,一只手握着栏杆,一只手紧紧的护住怀中的吞佛,尽管他搂的滴水不漏,吞佛还是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这个平日里少见情绪的小孩居然哭的这样伤心也是令人错愕。
人群中分开一条路,一步莲华姗姗来迟,在众目下一步步踏近袭灭天来,风雪如龙,呼啸着穿透他的身躯,掀起他脚下的残雪如落花飞雨,冰冷氤氲开一丝沁人的莲香,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依旧如梦似幻。
光影漫溯,前世的记忆乍然骈兴错出,袭灭天来看到白衣的圣佛端坐在青莲之上,身后是万千花开繁华如夏,对自己说:“袭灭天来,我在悲怜你。”
“一步莲华!”他咬牙切齿的喊出这四个字的同时,幻境崩毁,虚空破碎,风雪大作,玉龙掀天,细小的雪粒瞬间倒刺入袭灭天来眼中,他痛的大叫一声,栏杆瞬间脱手!
“阿来!”一步莲华扑过去抓住袭灭天来冻的冰凉的手。
袭灭天来半身悬在高空中,相对一步莲华如揽镜自照,映在瞳孔中的彼此连狼狈都一模一样,但即使一步莲华嘴唇青紫,面如金纸,却也毫无窘迫,有的也只是蹙起眉尖的葬花般的忧愁慈悲,袭灭天来脑中瞬间响起那句话:
“我悲怜你。”
袭灭天来骤然清醒:“放手!”
一步莲华不为所动,只说:“你想带着他一起死吗?”袭灭天来看看被风雪吹白面容的小人,咬咬牙,忽然把怀中的吞佛递了上去,一步莲华不敢大意,直接示意旁边的警察把孩子抱走。
两个人固执的对峙,袭灭天来越是挣脱,一步莲华攥的越紧,似乎就是把他胳膊拽断了也不会放手,风雪把一步莲华的手冻成和袭灭天来一样冰冷的温度,一样的无知无觉。
“荼黎酒吧是你收购的吧?那群人也是你插手赶走的吧?其实朱闻苍日根本跟你说的那些毫无关系,我的腿也根本没有问题,你只是看不惯我这样随心所欲所以才干预我!你只是……你只是想告诉我我究竟是多么无能的一个人,你根本就是……骗我……你放手!你把我拉上来难道打算继续让我受你的折磨吗!你骗我……哈哈哈哈哈!不过我也骗了你,吞佛的病是我弄的,善法天子是我伤的,你给的东西我一口没吃,我偷看过你的手机,偷偷联系过朱闻苍日,我的腿早就好了,我也在骗你,一步莲华……哈哈哈哈哈!只不过最终还是你赢了!”一步莲华始终未发一词,袭灭天来意识混乱,一副听天由命之态任由一步莲华和众人拉了上来。
天空裂开一道口子,万顷阳光倾泻而出,驱散迷茫。
袭灭天来最终又蜷缩在一步莲华怀里,指甲崩裂的手蹭在一步莲华雪白的衣服上,点染斑斑血迹如寒梅映雪。
“结束了,”佛剑分说向前踏了一步,伸出手:“把他交给我吧。”
一步莲华没有动,佛剑分说眉头一皱,抓住袭灭天来胳膊的瞬间,一步莲华捉住他的手腕。
力道大的竟不能让佛剑分说有丝毫动作。
这人……佛剑分说暗暗皱眉,问道:“你想怎样?”
一步莲华放开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淡淡开口:“你们不能带走他。”
“你说什么?!”
“因为……”
一步莲华从怀里拿出一份档案递过去,原来他之所以姗姗来迟就是为了这个东西!佛剑阅后眉头仿佛拧成了一条死蝉,他目光灼灼的盯着一步莲华,仿佛要将他穿个窟窿。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