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了

换号了

《入狱》(7)吞赦

本章吞赦要打啵……还差那么一点……

有亲爱的小伙伴在问吞螣的感情啦,我不能说,因为会影响大家的判断。

一个提示:不要太相信他们引号中所说的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都是可能(对我们)说谎的!尤其是那只吞!


——正文——

寂静的深夜,刺耳的刹车声在郊区一座公寓门口响起,吞佛扶着赦生刚出车门,低头就看见了一双黑皮鞋。

“我就知道你们会来这!”黥武没好气的从吞佛怀中接过赦生,“抻着腰了怎么不说?”

赦生皱眉道:“先进屋。”

赦生住的公寓是最近几年拆迁城中村时改建的新房,入住率一般,除了地段偏远点其他环境治安什么的都无可挑剔,楼下还有24小时便利店,吞佛就是在那买的泡面。

黥武看着泡面上印着的“辣”字不悦道:“怎么买这个味?”

吞佛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好声好气:“缺货。”

说完他毫不犹豫的吃起面条,黥武感觉他倒上热水连两分钟都没有,不由问道:“你这煮开了吗?”

吞佛答:“我喜欢半生不熟的。”

赦生吃完了面条躺在床上向窗外看,奈何今夜黑漆漆的,连一丝月光也没有,像个混沌未开的宇宙。

吞佛童子无聊的切着电视频道,转头问黥武:“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推理能力不错。”

“总之比你的侦查能力要好。”黥武冷冰冰的说。

吞佛笑了笑。

又过了一会,吞佛童子起身告辞,理由是赦生的公寓睡不下三个人,他明早再来。

见他走了,黥武才问:“引体向上过度了?”

“嗯。”赦生点点头,说,“我不适合这一行,我知道。”

黥武道:“欲速则不达,慢慢来吧。”

赦生突然转过头问他:“我等的起吗?”

“等不起也得等。”他说话比较没有情调。

无缘无故突然刮起一阵大风,吹的窗外草伏树倒,赦生把窗户关了,说:“我要睡了。”

“我明天再来。”

送走黥武后赦生从门外回来,屋子里充斥着三种泡面的味道格外明显,仿佛刚吃了一顿满汉全席,赦生闻了闻头发,扶着腰一瘸一拐的走进浴室。

绿灯闪烁之后,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压线而停,隔着十字路口与吞佛童子遥遥相望。

吞佛眯眼,对面茶色的挡风玻璃上映出一双握着方向盘的白皙的手。

短促的绿灯再次亮起,两辆车子擦肩而过。

“喂……”

黥武接起电话:“我刚从赦生家出来,什么事?”

“马上回去。”

黥武没有必要对吞佛童子言听计从,他磨着牙问了句:“凭什么?”

“运气好,抓活的;运气不好,收尸。”吞佛一把合上电话,猛打方向盘尾随那辆银色面包车而去。

哗哗的水流遮住了危险的声音,赦生低头冲洗泡沫,他闭着眼睛屏住呼吸,水珠汇成一线,沿着口鼻往下淌,他眉头轻蹙着,有种幼猫般的楚楚可怜。浴室里热气弥漫,赦生的脸颊被蒸得通红,水汽铺卷着他的身体,冷不防水一停,冷气逆袭仿佛一把突如其来的尖刃逼住了脖子。

紧随而来的是一片漆黑,空气静的可以清楚的数出水珠溅落了几颗,赦生双手撑住水池,猛一抬头,镜子中居然出现了一张扭曲的脸!

走廊中传来窸窸窣窣的杂音,两个行凶者已经走到赦生门前,正要开门撬锁,只听破空一声响,一颗子弹突然穿透玻璃逆风而上,毒蛇一样钻进其中一人的颅骨!

同伙当场毙命,剩下一人大惊失色,正好手机来电:“啊呀,都说了情况不对就赶快回来,电话打了好几通,你们怎么就是不接呀!”

他忙不迭的点头哈腰,好像电话对面的人能看见似的:“是是,二当家说的是。”

“唉唉,现在拍马屁有什么用?快回来吧。”

他知道自己贪功的心思被人发觉,又听对面没有责怪的意思,知道这位和蔼的二当家一向比较好说话,自己回去也没有性命之忧。

吞佛童子追至门前,看到倒地的尸体微微发愣。下一秒他破门而入,借着月色看清赦生的位置。

“我在这……”

这声音听起来虚弱到马上就要断气了,吞佛的心脏不由分说的悬了起来。然而他很快发现赦生只是又一次扭到腰,那颗悬着的心倏然落地了。

“你这腰……”吞佛欲言又止,只好把赦生抱进怀里,他的身体还是湿的,两条腿很长,看不见多少肌肉,在月光下更是白的发亮,紧紧绞在一起像一条出水的人鱼。头发上ML的味道围绕着他飞舞,他竟然闻到了仿佛来自大海的诱惑。

吞佛垂下眼,将唇轻轻贴在赦生额头上……

“你干什么!!!”

黥武“啪”一下拉开电闸,黑暗瞬间退散,什么人鱼妖精也在光明中化为灰烬,吞赦二人一起眯着眼睛看他。

“发烧了。”吞佛从善如流的退开,黥武横身挡住吞佛的视线,弯腰抱起赦生。

“我有话跟你说。”

就在吞佛出门的刹那,赦生突然叫道:“吞佛。”

吞佛童子愣了一下,他回头看着赦生,两人交汇的目光犹如只能在错觉中相接天空与海洋那般,紧紧相连了。

就在那一刻他突然迷惑了。

黥武跟管理员解释刚才的事,吞佛跟着补充情况。

“可是我们这片还从来没发生入室抢劫这样严重的案件呢。”管理员皱着眉头。

“但是已经发生了,出于安全的角度考虑还请你们以后加强监督。”黥武说。

“但是如果你们这样处理的话对我们的声誉很不好。”

“我们会尽量减小消息的扩散。”

吞佛童子突然插话道:“能不能问一下这片地区的开发商是谁?”

刚才的无名狂风已经平息了,吹散的云层中透出一缕月光照亮大地,花坛里的月季此刻正在月色中宁和绽放。银鍠黥武将视线从花株上移开,问吞佛童子:“你怎么知道这边会出事的?”

“因为他的黑色玻璃一看就不像好人。”

黥武拧着眉头在他身边坐下,道:“吞佛,你从出生到现在说过一句实话吗?”

吞佛嗤笑一声,道:“我说‘有’你会信吗?”

黥武不屑,从怀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上,没找到打火机,又拿了下来,攥在手里,良久才说:“我今天回去,伏婴师给了我一些东西,说是能印证你的猜想。”

吞佛“哦”了一声,并没有表现出多大兴趣,黥武看着他道:“你好像并不惊讶,你做了什么?”

吞佛笑道:“女后没下命令,谁敢轻举妄动?”

这句话有挑衅之嫌,黥武板着脸不说话,直到吞佛说:“我在这守着,你回去吧。”

黥武突然灵光一闪,脑中断了很久的那根线这才接上:“不行!”他喊出来。

吞佛童子显然没料到他会有这么大反应,眼睛都睁大了。大概猜到他又胡乱联想了什么,吞佛说:“那你在这,我回去。”他快速走开,却被黥武不依不饶质问:“你是怎么看赦生的?”

吞佛沉吟片刻,忽然笑道:“你今天上午问我对螣邪郎的看法,现在又是赦生,银锽黥武,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黥武说:“哪有什么误会?你本来就是个外人,我问这话很正常。”

“外人是不假,但是故人所托,总要尽心尽力。”吞佛垂着眼睛说,语气似乎含着一丝落寞,不知道是不是提起螣邪郎的时候就会如此。

银锽黥武心中了然,但仍半信半疑的问道:“这句话是真的吗?”

吞佛笑:“难道银锽黥武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吗?这判断力有待提高啊。”

被他摆了一道,银锽黥武有些不爽,但也不至于处处防着俩个人接触,他目送吞佛上了车才向楼上走去,边走边觉得刚才的对话里有什么地方不对,却又一时无法理清,走到了赦生门前,他突然福至心灵的像窗户一瞥。

不大不小,恰恰是一一颗子弹的痕迹。黥武一愣,他忽然想到他进门时倒在地上的尸体。

那个被子弹打穿了脑颅的人,居然是从外部被干掉的。银锽黥武颤抖的摸着玻璃上的裂口向外看。

这个窗口的位置往外正好有一片没拆迁的平房,如果从这个角度射击的话,根据感测装置的确可以干掉对方。

不过也没有那么简单,自下而上的射击角度往往要考虑的因素更多,黥武皱眉,根据当时的情况,吞佛童子能做出这样精确的必杀,能耐确实非同小可。

而且,这也从另一点说明了昨天上午的比试,那个家伙根本就是故意输给他的!他隐藏实力,是觉得自己不够格做他的对手吗?!什么走神发愣,全都是装的!

但是,银锽黥武发出一声冷笑,只有这样的实力才够与他一争高下!他此刻的心情百分之五十是激动,另外百分之五十是一种被欺骗的愤怒,亏他还以为吞佛童子这人有什么悲惨过去,有多么重情重义,多么……

这个该死的骗人精!他银锽黥武发誓要是再信吞佛童子就跟螣邪郎一起去作伴!!

刚刚还是明亮舒适的公寓,一转身却已经挤在又小又旧的老房子里,心里落差多少还是有的,尤其是吞佛童子这种追求品味的男人。

他对窝在沙发上的袭灭天来说:“我们刚刚在赦生的公寓遇袭了,对方一死一逃,我太冲动,应该抓活口的。”

“哦~”袭灭天来躺在沙发上伸腿踢了他一下,坏笑道,“这么快就发展到同居了?”

吞佛皱了皱眉:“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学他们捕风捉影了?”

“哼……那你‘冲动’什么?”

“我怕赦生受伤,到时候担责任的可是我。”

“哈~”袭灭天来再次发出一种怪笑,目光指向他如一杆投掷的标枪,“那你‘心动’什么呢?”

“唉……”吞佛无奈叹了一声,“我又什么时候心动了?”

“你说了不算。”袭灭天来裹着毯子从沙发上起身,坐到角落里唯一一台电脑跟前,十指灵敏的一顿操作,电脑屏幕一闪,一朵红莲缓缓开启,对话框中立刻出现了成百上千条条分类信息。

“赦生住的那所公寓,开发商是疏楼龙宿,”吞佛道,“不过此人早在很久以前洗手,这块地现在的产权拥有人是剑子仙迹,剑子仙迹是个聪明人,吃过异度的亏后乖了不少,再谈他与疏楼龙宿的关系……”他说到这顿了顿,“他现今人是否在苦境还未可知,当年在苦境叱咤风云的三人组现在已经是不入流的尾巴,基本可以排除嫌疑,不过有两个人同他的关系很值得注意。”

袭灭天来找到剑子仙迹的档案,在几千条里面细细扒拉起来,忽然,他转过头:“你不会打算住在这里吧?”

吞佛摊手:“很久没住一起,你不会怀念?”

怀念个P!袭灭天来在心中爆了粗口。

冷月凄凉,照耀着仓皇而逃的杀手。

车子行驶到郊区的一家工厂,已经有人站在树下等他,男人忐忑的走近对方,对方身体微动,阴影错开,月光下露出一张慈眉善目的脸。

“你啊你啊,我给你俩打了快十个电话,你们没一个接的!悟真是不是死了?”说话的男人大约四十岁的年纪,黑发浓密发亮,天庭饱满,鼻直而挺,嘴唇微厚,嘴角上扬,是有福气的长相。他语速微快充满着焦急,老父亲对子女也不过如此。

“要不是吞佛童子和银锽黥武半路杀回来,我就能……”

“能什么能啊你!看把你能的!还记得圣尊者怎么说的吗?吓唬吓唬就够了,情况不对就快跑,你听进去了吗?”他亲切的拍着悟性的肩膀说“不过没人怪你啦,进去吧,导师有话跟你说。”

“那二当家你呢?”

“我?我要回去睡觉了!一天为你们这些小辈操心我早早要变秃头啦!”

“那、那圣尊者在里面吗?”

他叹了口气说:“圣尊者要是见到你们中的一个没了会很伤心的,别说了,进去吧。”

直到悟性进去了,他往前走了两步拿出电话:“睡觉了吗……哈,想早早谢顶吗……对呀,牺牲悟真拿到的……视频在我这明天来拿……好啦早睡。”

他合上电话,一步步远离这片寂静的区域。

 

一个彩蛋——

(伪)神州爆报:吞佛童子胆大包天,拍戏片场潜规则,并直言:赦生,跟我睡,我保证你活到本剧最后一集!

莲华:(*/ω\*)说得我也好心动呢~

吞佛:你就不要来了吧……

黥武:滚开你这个骗人精!

吞:……好端端的卖什么萌?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