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了

换号了

《入狱》(8)

本章有圣尊者强势出场
莲华:作为这部片子的投资人之一怎么能不让我出现呢?

——正文——
远处东方泛出鱼肚白,一道金边压在地平线上蓄势待发,楼下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惊声尖叫,配合着袭灭天来的闹铃闯入他的耳朵。(灭天狱龙bgm😁)
“嗯?”他爬起来看了看,屋子已经被简单收拾过一遍,地板也被拖出来了,报纸扎成一摞放在门边,厨房里的锅具也刷了出来。
“啊……”袭灭天来舒了口气又躺回去,碰到硬邦邦的沙发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臭小子又霸占我的床了吗?”他摸着身上的毯子笑了起来。
“我正在做……他家只有西兰花……”吞佛童子换了只手接电话,把鸡蛋打进油锅里,“滋啦”一声响,遮住了对面的声音。
“回去再说吧。”他扣下电话,拿盘子盛了八分熟的煎蛋端到茶几边,打开电视看早间新闻。
“7月23日凌晨,我市听云小区G栋一名业主受到两名劫匪入室抢劫,幸好两名人民j·c及时赶到,两名劫匪一死一逃,业主安全无恙,目前劫匪的身份仍在调查中。”
吞佛放到嘴边的面包在听到一句话时有点咽不下去了。
他回想起当时的情况。
车头猛地撞翻栏杆冲进小区,整栋楼已经漆黑一片,有住户的抱怨声从楼上传来。
吞佛童子皱了皱眉,戴上夜视镜,后备箱里放着一只6.35mm的备用气枪,口径很大,击毙对方轻而易举。
由于是拆迁区,外围的几排老房子恰好成了绝佳的狙击点,吞佛两步踏上矮墙,双手攀住房檐轻身一荡,稳稳落在房顶。
他不断调整着夜视镜,不一会儿两个散发着高温的移动物体便在他眼前凝聚成形。
皱起眉头,吞佛有一瞬的焦虑:无疑一枪爆头是最好,可是这种程度的识别率,打不中就会很麻烦。
那就只能锁定心脏。
吞佛关了电视,后仰靠在沙发上,如果不是那个凶手做出了其他不可思议的动作,他瞄准的心脏怎么会打穿脑颅?简直……太可笑了!
他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披衣出门。
吞佛开车到了赦生处,后者穿着睡衣给他开了门。
赦生眼睛下两团乌黑,眼球还带点红血丝,一看就是没睡好。
“这么早。”赦生躺在床上歪着头跟他说话。
“嗯,昨晚没睡好?”
“嗯……”
“说起来你昨天摔倒了?”吞佛问。
赦生犹豫了一下,把镜子里突然出现人脸的事告诉吞佛。
“应该是我看错了,到目前为止什么都没发生。”赦生闭目养神。
吞佛暗想:真是天助我也。他立刻说:“我怀疑可能是那两个人搞的鬼,赦生,你现在给异度总局打个电话,就说想要那名死者的尸检报告和详细资料。”他见赦生的表情有些疑惑,严肃补充道,“我怀疑他们是圣尊者的人。”
“好。”
“等一下。”吞佛按住他的手,赦生一瞬对上他的瞳孔,手微微缩了缩。
“赦生,”他说,“以女后的名义打。”
这通电话换来的结果令吞佛童子有一股淡淡的挫败感,尸检说那个人太阳穴上的伤口确是被口径6.35mm的气枪留下的,赦生还笑着说:“那证明你的枪法神乎其神了。”
吞佛苦笑。
他坐在床边,对赦生说:“下次,如果有意外的话,还是回银锽家吧,他们不可能直接在那动手。”
“可是我已经很多年没回去过了。”
吞佛微微一愣,脱口而出道:“那螣邪郎……”
赦生不耐烦的转过头去:“他倒是一直在那住着,有时候会到学校或者公寓来看我……他的事我不清楚。”
至于是真不清楚还是假不清楚,只有日后时间能够证明了。
临近六欲天地的地方有一处加油站,吞佛下了车,拿出三百块钱:“加油。”
靠近魔山的六欲天地气候凉爽,树木葱郁,吹出来的风都是凉的,吞佛摘下墨镜到超市里买了一瓶水。
“结账。”
“结账。”
两声交叠,吞佛扭头看着另一个结账的人,他拿着四盒牛奶,鼻梁上也架着一副墨镜,与他雪白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脸颊和嘴唇都是粉嫩嫩的,好像一颗能掐出水来的桃子。
吞佛瞥了一眼他手上拄着的拐杖。
原来是个盲人。他想。
吞佛童子礼貌性的退到一边:“你先。”
盲人转身致谢:“多谢。”
他笑起来使人如沐春风,一时间忘却了自己要做什么,吞佛童子盯着他看了好一会,似乎有种云雾迷蒙的记忆。
坐上车的吞佛刚转动钥匙,一个念头流星般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他几乎是光速冲回柜台问:“刚才那个盲人从哪来的?”
几个店员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想了想说:“应该是从市里来的吧,外边来的走这条路一般都是巴士和货车多。”
“他来了多久?”
“这……”
吞佛童子的大脑快速思考着从他进门到结账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他明明是对着那人说话,而他却刻意转过身点头道谢。
他根本不是盲人!他从市区来,这会估计又回了市区,明明来得比自己不知道早多久,结账的时候却只拿了四盒牛奶。
简直就像是故意在这里等自己的。
银色的小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纤长美丽。
“见到你想见的人了?”玻璃上倒映出一双蓝色的眼睛。
“嗯……见是见到了,不过他好像没认出我来。”听这语气还有点小失落,“不过,导师,谢谢你来接我。”
被叫做导师的男人瞥了他一眼:“怎么突然这么客气了?”
“因为我怕言行有差会被导师你碎碎念啊。”男人狡黠一笑,缓缓摘下墨镜。
“哼!”导师冷哼,“既然如此,那就请您正身率下,圣尊者!”
吞佛郁郁寡欢的回到六欲天地,屁股还没坐热就接到紧急出发的命令。
“旱魃?”他看着魔刺儿,道,“怎么这么突然?”
“人不够嘛。”魔刺儿说的十分理所应当。
“哈,我要训练新兵,这种一等功让给你了。”说完打开银锽黥武留给他的资料,装模作样的分析起上面的信息来。
魔刺儿一把把他手里的东西抽走,恶狠狠道:“你装?你再装?用不用我给你拿个放大镜啊?!”
“请便。”
“放你的狗屁!”魔刺儿怒骂,“吞佛童子,你少他妈拿乔了,就算你现在真是银锽家的女婿,该干活还是得干活!”
吞佛“啧”了一声,把资料又拿回来,松口道:“好吧我去。”
吞佛和旱魃作风并不相容,这一点几个同事心知肚明,但是像这样明目张胆的拒绝上面的命令,吞佛童子还是第一次。魔刺儿想了一会儿,说:“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吞佛默默收拾东西。
“你是不是和银锽赦生分手了?”
“咣当”一声,一排子弹扔到桌上,吞佛冷冷道:“跟他无关。”
难得的一句大实话,奈何在魔刺儿这种“已经认定了两人有一腿”的人心里,这句话可真是火药味十足。
果然吵架了。魔刺儿心里幸灾乐祸。
吞佛怎么可能让他偷着乐,嘴角一勾,讽刺道:“说起来,你这么急着要去那边,不会是想见蟠凶吧?”
“放屁!”魔刺儿蹦着高骂他。
w市有两个吞吐量7000万t的商港,包揽了苦境几乎全部的对外贸易,东边的叫凤凰台,目前掌握在政·界某人手中,而另一处葫芦港的情况则稍微复杂。
吞佛童子翻过一页报告。
葫芦港水域广阔,海岸线曲折,历史上曾做过一段时间军港,19世纪中叶因为一场天灾……
吞佛童子关掉历史因素,点开“现状”。
葫芦岗是苦境目前最大的商港之一,主要贸易对象是道境,运输线路全程4500海里,输出商品有为矿石燃料有色金属及钢铁机械等半加工产品……所属势力分布:万圣岩。
屏幕上出现一片被浅黄色覆盖的区域:“点击查看近20年葫芦港势力变化”。
根据折线图看出,葫芦港是最近十年里才稳定下来,此前一直处在混乱状态,各个帮派为此发生过数百场规模不一的械斗。
吞佛童子今年25岁,万圣岩在他没出生之前就一直存在,大约07年一统苦境大部分hd势力,成为当之无愧的圣者。既然有这样的实力,凭什么要等到十年之后才行动呢?
查看势力分布图,吞佛的眉头皱的更紧,手中的官方数据显示,圣尊者拿下葫芦岗后,几乎没有任何行动,难不成他其实是个慈善家,愿望是让大家“遵纪守法共同发展”吗?
“袭灭天来,我需要黑网上葫芦港的势力范围分布。”
“和你手中的分一模一样。”袭灭天来用脖子夹着手机,“那家伙看起来确实没怎么插手葫芦港的事,每年的抽成仅有25%。”
“哦?”吞佛玩味一笑,“听起来完全不在乎钱呢,这么高尚的品格你不了解一下?”
袭灭天来在话筒中冷笑几声,挂断电话。
车子猛甩漂移,轮胎擦着公路发出一声尖啸。
傍晚时候,吞佛和魔刺儿在码头的一家PUB与旱魃碰头。
对于吞佛童子的支援,旱魃只淡淡说了句:“辛苦了。”便将目光移到魔刺儿等人身上交代相关事宜。
听他的意思,是道境那边会发一批货给万圣岩,具体是什么还不清楚,只知道一定是某种危险品,运输的船只是白色和紫色相间的,靠近岸边时会升起一面白底金边儿的莲花旗,等双方人马出现,就立刻用武力压制住对方。他见吞佛童子一直低着头若有所思,问道:“你的意思呢?”
吞佛微微颔首:“一切遵照司令的指挥。”
夜色降临,银月照着海面波光粼粼,码头渐渐陷入沉寂,PUB里人声喧嚣,吞佛童子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晃动着酒杯中的冰块。
丰腰翘臀的兔女郎走过来,饱满的胸脯磨蹭着他的肩膀,吞佛抬眸一笑,金色的瞳孔像杯中的酒液一样醉人,他伸手向女人的乳沟里塞了一卷钱,凑近她的耳畔低声道:“给我换杯干净的来。”
女人妩媚一笑,收了钱不一会又端了一杯酒过来,深红的液体里,故人的影子一闪而过。
他来不及错愕,魔刺儿已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打着酒嗝对他说:“你不喝?”
难得一见的故人的身影被打破,吞佛用手敲着太阳穴说:“你还真敢喝,我劝你少喝点儿,别到时候……”
魔刺儿不耐烦的打断他:“哎呀行了,婆婆妈妈的,我看你谈个恋爱把脑子弹成棉花了。”
吞佛侧头看着窗外,大海一望无际,水下偶尔产生的波动作用在水面上留下一圈颤抖的涟漪,这样美丽的海岸即使会出现人鱼靠岸也不为过吧?
他站起来往门口走去,电话却不适宜的响起。
屏幕上闪烁的两个字让吞佛微微发怔,他快速走到pub后面的暗巷里,按下接听键。
“喂?”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屏住了呼吸,一股紧感张沿着无线电无声的传递过来,过了一会儿才说:“听说……不,你已经在w市了吗?”
“是。”
过于简短的回答让赦生的局促感更加严重:“我本来想告诉你那边还有一些不属于万圣岩的势力,他们经常袭·警,不过你好像已经知道了。”
良久没有听到对面的声音,赦生轻叹一声:“有需要可以联系我,我先挂……”
“赦生!”
两个字,又让赦生重新捏紧手机。
“谢谢你。”吞佛转身,面向墙壁,扬起嘴角,“需要我买什么吗?”
“你这家伙,不要说得我好像整天就知道花钱一样!”吼完,赦生单方面挂断电话。
吞佛在原地站了几秒后离开。
“滋滋”的电流声响起,有人拿起了对讲机:“这里是3号区域,只有一个对着墙傻笑的小子,30秒前已经离开,完毕。”

一个彩蛋——
吞佛:我没有傻笑,是他的表达能力有问题
袭灭天来:哈哈哈哈哈哈!
吞佛:这才是
桃子:啊!阿来傻笑起来真的好可爱!
阿来:……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