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了

换号了

《入狱》(9)

本章并没有爆点……
老夫老夫偶尔也要把秀恩爱的机会留给年轻人嘛~

——正文——
真是蠢透了。
赦生躺在床上想,偌大的房间里只有空调发出的制冷声,低缓的风速拂过他裸露的肌肤使他稍微舒坦了些。
他突然拉上被子遮住脑袋,来自四面八方的情绪暂时被禁锢在了这样一块狭小的黑暗中,一种什么忙都帮不上的无力感使他空虚,除此之外更多的是一种惴惴不安的揣测。
吞佛童子那一声若有似无的轻笑仿佛渗进空气,一次次掠过他的耳畔。
苦境时间1:48。
风向开始变了,望远镜中渐渐出现一个尖点,随着雾气流动逐渐现出它洁白的真身,随之映入眼帘的真是一面白底莲花旗,躲在角落的众人神经一紧,立刻全身戒备关注海面。
突然,魔刺儿轻吟一声捂住头部,蟠凶立刻问:“怎么了,是不是喝多了?”魔刺儿揉着太阳穴点头:“可能吧,有点晕。”
吞佛童子皱了皱眉。
苦境时间1:58。
白色巨轮终于靠岸,船锚砸进水里溅起一米高的浪花,同时船上的人开始用一台小起重机卸货。吞佛拿出探测仪远程扫了一下集装箱内的东西,检测出是某种无机物,成分主要有碳酸钙和些许杂质。
石头吗?
这艘散货船大约二十万吨,配有完善的起货设备,两根轻型吊杆由各自的起货绞车带动,实现货物升降运输,船内漆黑一片,只有甲板上亮着几个低瓦灯泡,几个人在操作机器,完全没有从船上下来的意思。
夜晚的海风吹的人骨头发冷,带着一股腥臭直往人肺里钻,这个时候吞佛也不想什么人鱼了,他只生出一股速战速决的念头,不想被时间无端消磨战意。
三点了。船上的人没有下来,也不见有人来接头,28箱货物整整齐齐的排在他们的面前,没有人眨一下眼睛,一个个都像潜伏的豹子盯紧猎物。
吞佛却从心里渐渐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来,正当他起疑之时,船上的人吼道:“人怎么还不来?耍老子?!”
船梯放下,几个人高马大的海员走到货物旁边,看他们的身材和肌肉就知道这一个个的都是练家子。
等他们人都下来的差不多了,旱魃使了个眼色,灯光瞬时大亮,殁惑从暗处走出来,大喝一声“住手”并亮出证件:“苦境w市刑法规定了,凌晨两点以后禁止装卸货物,否则一律视为走私!东西留下,跟我们去局里一趟!”
对方眯着眼睛看了一会,突然一巴掌扇飞殁惑手中的证件,十分嚣张的碾了两脚:“小子,你想黑吃黑?”
气氛陡然紧张,殁惑涨红了脸,脖子上青筋暴突出来,手骨捏的“咯咯”作响,旱魃做了个手势,上膛声齐刷刷响起,暗处立刻闪现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对他们形成半包围态势。
要么投降,要么葬身大海。
“哼……”满脸横肉的男人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他迅速挥出一拳,殁惑猝不及防直接被打出三米远,瞬间,蟠凶眼一眯,手下扳机一扣,打人者登时毙命。
这是开战的信号,对面十几个男人大吼一声,背后隆起的肌肉撕裂衣服,黑色手套都是戴了钢钉的铁掌,面对枪林弹雨他们仿佛全然不怕似的,纷纷冲向吞佛童子等人的藏身地。
有人在子弹中倒下,也有人被重拳锤击致死,吞佛藏身的集装箱被揍的狠狠凹下去一大块,他灵活的闪身,拔出藏在小腿上的军刀,腾挪躲闪间刀刃猛刺对方手腕、膝骨等关节处,果然很快便使对方丧失战斗力。
耳边传来骨骼碎裂的声音,那些人即使被枪打中也能维持超强的耐力持续进攻,他们拳风刚猛力若千钧,一旦被砸中不死也得半残,吞佛反手两枪打在对方的膝骨上,迎面又冲过来一人。现在对面也在船上架起了枪,二层甲板打开,更多武器投入作战,很快开启了新一轮疾风暴雨般的扫射,局面变得有些不利。
窗外突然滚过一声闷雷,隆隆声音震得人心里发颤,赦生推开被子坐起来,外面果然狂风大作,不一会就听见噼里啪啦的雨声,砸在窗户上像一个个凶狠的暴徒。
旱了二十多天,也该下雨了。赦生这么想着,忽然又觉得真是天意无常,天气预报根本就没有做出过下雨的预测,早上天气也是晴空朗日的,怎么突然就下雨了呢?变化来得这么突然他也会措手不及。
有了上一次被抢劫的前车之鉴,赦生已经不敢大意,他知道自己大概在人前露面的那一刻就已经被人盯上,于是拿出军方提供的经过加密保护的专属笔电,进入了军方情报库。
他首先找到了葫芦港。
令吞佛童子等人意外的是,对方似乎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组织,这种凶猛嗜血的打法令他想到城市南部崛起的一个雇佣兵团。吞佛看了一眼魔刺儿,他的状态不是很好,一看就是被人下药了,只能躺在战圈外休息。
还是旱魃刚猛,他冲上去向对方船舷扔了两个手榴弹,爆炸声响起的时候吞佛甚至没思考过旱魃怎么会带着这种东西?!
所以说他这野蛮强横不计后果的做法和吞佛细腻周全的心思完全是壁垒分明。然而就在这时候,战局又有了新变化。
一发来自第三方的子弹擦过吞佛童子的脸颊,热辣的灼烧感瞬间点燃了吞佛童子的战意,他几乎是凭着感觉回头一枪!
子弹狠狠打在狙击手藏身的墙壁上,年轻的狙击手皱起眉头打算改变位置时,三发子弹已经破空而来,他就地一滚,原先待过的地方已经是三个弹孔。他惊讶的看过去,暗夜中,一名身形颀长的男子迎风而立,戴着夜视镜,手上拄着一把AwM,此刻也在冷然凝视他。
“哼……”好汉不吃眼前亏,狙击手收枪撤退,吞佛童子没有追,他不确定对方来了多少人,而他已经过早的暴露了目标。
片刻之后他所站之地已经成了一个筛子,吞佛抱着枪躲进两个集装箱形成的夹角中,伸手摸了一把脸。
鲜红的血粘了他一手。
痛感似乎这才回到他身上,眼睛仿佛也在流血,吞佛闭目稍作休息,很快又投入了战局。
赦生看了一眼时间——凌晨3:35。这个时间居然会有人和他一起浏览葫芦港的信息吗?难道是黥武?或者是吞佛的老师?正当赦生想查一下该用户的个人信息时,对面却悄悄退出了。
“您所查询的账户不存在”
对方清除了浏览痕迹,赦生心中疑惑更甚,能清除浏览痕迹的必然是军方高层,会是谁呢?
葫芦港是道境能源的重要来源,而道境的大部分产品也是为供给苦境需要而生产的。这样的关系听起来简直就像共生一样。不过这些年来的共生情况有所减弱。而且道境这个地方也是赦生祖辈们呆过的地方,说是故乡也不为过,只是到了他这一代没多少印象。
电脑幽幽的蓝光映照着赦生苍白的脸,他居然神使鬼差的去调查了吞佛童子的档案。
但也很普通,除了袭灭天来是他的养父这层关系之外,身高186cm血型AB……完全与平常人无异。
一道雪亮的闪电划破夜空,紧接着是一声惊雷,赦生急忙关了电脑躺回床上,拿起手机看新闻。
军事新闻无非是异度又研究了什么新式武器,又或者是军事演习,还有一些出台的军事政策,赦生自己也搞不明白,他一个对军事漠不关心的人,到底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
难道不是为了那个原因吗?是为了那个原因吧。他这样想着,眼皮开始打架,窗户外飘来被雨水翻过清新又潮湿的泥土味,意外的让人安心,赦生很快就沉沉睡去。
启明星出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种小战斗如果再不结束也是挺丢人的,吞佛童子一脚踩在男人背上,给他拷上手铐,随后丢给蟠凶,他已经处理了最后一个人,现在正在长凳上休息。
吞佛前倾着身子两腿分开,胳膊搭在腿上,一双眼睛遥望着远方混沌的海平线,突然一只手伸过来,吞佛侧头一看,是魔刺儿,他拿着一块创可贴,明明是来道谢口气却还是那么冲:“贴一下吧,别留疤。”
那块创可贴实在小的可怜,吞佛看了一眼,嫌弃道:“这也太小了。”
“你TM就破点皮还想贴个卫生巾是怎么着?!”魔刺儿很生气,但是还是要谢谢吞佛童子。
“我错了,”他诚恳的说,“我以后再也不乱喝东西了,谢谢你刚才给我打掩护。”
他指的是刚才吞佛为了掩护他的藏身地,一直没有靠近那块区域,他一直在跑,都没怎么休息过。
“客气了,”吞佛说,“战友。”
战友……能听到吞佛说这样的话,魔刺儿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这样感动过了。
不过下一秒,他又恢复了那颗八卦之心:“你给谁打电话?你怎么又不打了?哦~我知道了,现在太早了对不对?哎狗吞你真的……”
“你真烦。”
吞佛瞪了他一眼,后悔刚才没让他吃两个枪子儿。

一个彩蛋——
魔刺儿:大家好,我是本期人气担当魔刺儿,最近有小伙伴给我写信关心我的生命健康啦,放心放心,我魔刺儿呢在那俩家伙为爱鼓掌之前都会一直监(视)视(奸)他们的,本次彩蛋到此结束咯,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哦,谢谢大家~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