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了

换号了

【剑三】万圣节段子(四大名著体)

喜欢!

徐二狗:

剑三万圣节(四大名著体)


 


 


 


#三国体#


李承恩×叶英


 


是时叶英自押军器粮草,取路投洛阳来,直至北邙山下,先写书一封,教人赍入天策府。自洛阳失陷,天策乏粮已久,那天策统领李承恩接书大喜,径率数骑来迎,出府数里,遥见一行人众,簇拥马车数十辆,皆用青布罩之,尽插黄旗,风中招飐,显出藏剑徽识来。当先一人,黄衣白马,背负阔剑一口,年二十许,乃西湖叶氏子弟,藏剑庄主之徒,名问水。承恩下马施礼,问水亦下马相拜。问水曰:“奉庄主命,送粮草相助将军,又有兵甲若干,以资军用。”承恩令小校护接,曰:“多蒙见惠,但不知尊师何在?”问水未及回言,又有一黄衣小童,跳下车来,迎着承恩,笑曰:“君欲知吾伯父消息,但不知饴饧何在?”视之,乃叶凡之子,名寻。承恩叹曰:“粟米且不可得,安有饴饧?昨夜于上陵苑获一鹿,待与你烧吃。”叶寻待要开言,叶英揭起车帘,曰:“将军安好?”正欲下车,承恩急止之,前执其手,随车而行,备叙寒温。


不一时,行至天策府。军士接着粮车,依命各去给散,承恩令一小将随问水往药师观看视军士家眷,又百般劝哄叶寻跟雪阳到殿后暂歇。安排已毕,携叶英入内,置酒款待。


却说问水一路行来,举目观看,见天策将士人人勇烈,个个轩昂,虽然人马困乏,不减虎狼之威。奈何山水萧疏,家国残破,遥望洛阳,狼烟未息。后人有诗赞曰:“尽诛宵小天策义,长枪独守大唐魂。”


二人并辔而行,各问姓名,小将曰:“吾乃天策李……”话到一半,忽然听得喊杀之声,转过山坡,见狼牙步卒数人,正抢夺掳掠。小将绰枪在手,问水亦提剑迎敌。未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水浒体#


唐无寻×杨饮风


 


再说唐无寻看看天色傍晚,落日萧条,放眼无非是黄沙白草,正肚中饥渴,望见一面招旗挑在风里,上头写着四个字道“龙门客栈”。进得客栈,捡一个齐楚桌儿坐下,将包袱并手弩等物放在桌上。早有酒保上前躬身唱喏,道:“店里有上色好酒,又有肥鹅、嫩鸡、鲜鱼、时蔬按酒,客官歇脚了去?”唐无寻摸出一锭银子与他,道:“有甚可吃,只管将来。”酒保得了银,托在手里,应声而去。


唐无寻四下里闲看,却见杨饮风坐在左近。看那杨饮风时,别是一番韵度,更比先前不同。穿一领翠色衫儿,高束起青丝细发,冠玉也似白净面皮,眉带薄嗔,眼含轻愁,生得好个模样:三春桃李颜色,霜雪寒梅标格,绝胜掷果栽花的潘岳,浑如玉振金声的卫玠。唐无寻思量起当初快活,笑一笑,悄悄地绕到杨饮风身后,把他肩上只一拍。


杨饮风见是唐无寻,大惊,跳起身来,斥道:“兀那贼子!”掣出宝剑,气忿忿地,也没甚招数,望唐无寻劈头劈脑砍去。唐无寻将手一架,当地一声响亮,止住宝剑去势。却原来唐门机关暗器最多,唐无寻带得手甲,以此不畏刀剑。杨饮风待要抽开剑,却被唐无寻拿住,羞忿交集,彻耳通红。


那酒保见惯厮杀,不以为事,一面铺下五六碗菜蔬、七八碟果品,一面劝道:“小本生意,经不起枪棒,客官容谅则个。”唐无寻夺了剑,扯了杨饮风,横拖倒拽,直拖到自家桌边按住坐下。酒保筛上两樽热酒,道一声“客官慢用”,做了个“桃之夭夭”。杨饮风开口要骂,平日读惯了书的人,又骂不出,唐无寻早摸出一颗糖,趁便送到他口里。


 


 


 


#西游体#


柳惊涛×杨青月


 


柳惊涛弃舟登岸,向前行去。但见:霭霭祥云,漫漫琼香。果品时新,糖酥奇样。秀士罗列,书生成行。秀士罗列,个个着玉簪珠履;书生成行,人人诵孔孟文章。环佩前后,琳琅两旁。鱼龙对舞,鸾凤翱翔。楼阁玲珑,金幌幌斜插浮云;花木扶疏,碧粼粼倒映波光。更有琴瑟箫鼓,钟磬笙簧,霞光绕身,乐声盈耳,好一处齐整所在。


那柳惊涛转过回廊,进了水榭,又见一人峨冠广袖,席地背面而坐,案上一张瑶琴,十指尖尖,信手抹、挑、勾、剔,其声清韵美,不可名状。柳惊涛大喜,高叫道:“青月贤弟!”走上前去,揽着瘦伶伶的香肩,待要扳过来相偎相依,猛见得一张鬼面,圆团团,黄澄澄,黑黢黢三角眼,粗剌剌扫帚眉,更有个青不青黄不黄的把儿在上。柳惊涛吃了一吓,跌倒在地。


杨青月惊道:“哥啊,这是怎么说哩!”将手在颈上左右一转,摘下头来,慌得柳惊涛忙厉声叫道:“哪里来的妖怪!”杨青月上前搀扶,连声唤道:“哥啊,休认错了,是我。”柳惊涛抬眼细看,仍是青丝玉面一个佳人。原来那鬼面乃是极西之地传来一个顽物:取老南瓜当中剖开,雕镂出眉目口鼻,覆在面上以作戏耍。柳惊涛再三端详,方才长叹一声,道:“贤弟!不当耍!愚兄几乎唬杀,这心还跳哩。”


杨青月将手与他摸揉心口。柳惊涛按了他手,捻一把,笑吟吟附耳低言。说得几句,杨青月早羞得连腮带耳通红,没计奈何,低低应了一声。


 


 


 


#红楼体#


柳风骨×叶孟秋


 


且说柳风骨来至藏剑,心知柳叶两家恩怨纠葛年深日久,一言难尽,不愿与寻常藏剑弟子罗唣,便觑个空子,运起轻身功夫,避过往来丫鬟小厮耳目,径往剑冢去了。


他此番前来,不曾与叶孟秋先通书信,原是乘兴而行,无意中恰合了王子猷雪夜访戴的名士风度,自也不知叶孟秋此时身在何处。一面走着,一面细看庄中的景致,但见珠帘绣户,兰牖绮窗,柳絮沾袖,荷叶盈塘,山积翠色,风振微芳,一沿的青瓦白墙,依着西湖水畔,说不尽江南风光。


按那藏剑山庄虽是新建,江南叶氏却非暴发,虽不同于霸刀恢弘磊落,亦别有一番灵秀逍遥之意,岂是凡俗心中“黄金铺地,白银砌墙,遍体七八两珍珠,浑身二三斤白玉,遇有冲撞,即取钱砸人”之流。


柳风骨进得剑冢,经古剑庐逶迤而行,一路玩赏,心下赞叹,不觉已到埋剑谷,遥遥望见祭剑台上有人,便不忙现身,隐在一旁,留神观看。只见那人抱一柄剑,立在台上,不言不动,风吹罗袂,恍惚是叶孟秋的模样。方举步时,忽见那人侧过身来,柳风骨细瞧了一瞧,却是一个十六七岁的俊秀少年,眉眼身形,皆与叶孟秋有几分相似,恰应了那句“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不觉怔了半晌。


那少年开口相询,道“前辈何人”,柳风骨打叠心绪,慢慢的说道:“我与你父亲,原是旧相识。你是他第几位令郎?”又向袖中取了一包桂花糖出来。


 



评论

热度(83)

  1. 换号了徐二狗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