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了

换号了

《入狱》(11)吞赦

灵魂主角螣大爷强势出场!
大螣:本大爷可是灵魂……呸!去你妹的灵魂!

——正文——
“他说了什么?”
吞佛回过头,那抹身影以倔强的姿态一步步走入眼中,他又回头看了看黥武,只见对方那不善控制情绪的面孔上流露出一丝得意。
“呵……”他轻轻一笑,以同样坚定而决绝的步伐向赦生走过去。
“他让我好好照顾你。”看到赦生的瞳孔微微睁大,露出脆弱的不可置信,吞佛后退一步同他保持距离,轻叹:“我没有辜负他。”
说完迅速的垂下眼,连同他那高傲的头颅一起,心虚般准备迎接君主的训话。
赦生抬头,双眼仿佛注视着他却又根本毫无焦点,午后的阳光散漫的斜射进来,铺了赦生满身,仿佛从他身上坠落无数的金光粉尘。
大概他们之间是真的再无话可说了。这么想着的吞佛童子与赦生擦肩而过,后者却在无意中给予他致命一击:“死人的遗言真有那么重要吗?”
这真是个送命题。吞佛一时回答不上来,也许只是因为问问题的人让他无解,但无论如何,他这次输了。
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留下,他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这令人叹息的现场。
赦生站在原地,向走来的黥武递过一道目光,仿佛是在质问他这场闹剧的理由。
黥武有点沉重对他说:“赦生,你应该知道我对伏婴师承诺过,如果你达不到‘那个’的标准的话,我受罚是小,但是你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接触这里的一切,你明白吧?”他加重了最后一个字,肯定的望着赦生,赦生并未多说一个字,他似乎是习惯了这种收场,也可能只是单纯的血脉遗传导致,他向后退了两步,行了个军礼,姿态礼貌而高贵,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满或沮丧。
这种天生的控制力让银锽黥武忍不住赞叹这种血脉的力量。
然而在关心赦生的同时,他又对吞佛童子那种事不关己的冷漠怒火中烧,他甚至可以想象这个惯骗以“螣邪郎”为借口欺骗了赦生多少次!而他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不想让赦生有超越自己的可能性。
呵,这个虚伪卑鄙的惯骗。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推断无比正确,索性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单手撑着下巴,专注的分析起吞佛童子卑劣的人格来。
这件事到底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实在令人费解,如果冥冥之中真的有命运的轮盘,是否可以将一切过错推到它头上呢?
赦生猛地把头扎进水盆里,死亡的感觉瞬间扼住他的咽喉,极致的压迫感几乎撑爆他的血管,赦生喉结痛苦的挣动几下,眼前恍惚游过无数绯红的虚影。
“啊!”
赦生大叫一声,将自己拔出水面,水花泼得到处都是,像下了一场急雨。他虚脱的坐在地上,透过刘海细小的缝隙窥视外界。
他只是太热了想冷静一下,或者是无聊了想找点刺激也解释的通。
发生了这件事后赦生就没在食堂见过吞佛,大概对方也是有意回避,连带着对赦生的特训都移交给黥武了,尽管他这样做并不能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
热辣的太阳一日之内将气温带回到下雨前,赦生静静的矗立在操场中心,刚才格斗时留在腹部的拳印还隐隐作痛,他下意识的捂住肚子,咬着嘴唇抑住即将出口的呻吟。他身边经过或勾肩搭背的同伴,或是与他一样孤单的个体,他们与赦生擦肩而过,像一个个不真实的幻象。
他在训练中被黥武打了一拳,这会吃饭都有些力不从心,只想喝点热乎乎的浓汤,偏偏这个季节,厨房准备的却从来都是带着冰渣的绿豆汤。
周围坐着的没有一个是他熟悉的人,赦生咬咬牙,一口气将绿豆汤都咽了下去。
下午两点,新兵顺着口哨声开始向操场聚拢。
赦生迅速的掬了把脸,也走向属于他的那一小块个人场地。
黥武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狰狞,即使他像平常冷着一张脸,但不知道为什么赦生就是能从他的面皮下感觉到肌肉的绷紧。
他咆哮道:“跑!先跑二十圈!快去!”
说到底,黥武的训练模式可比吞佛野蛮的多,他不考虑因材施教,也不讲究战斗技巧,最高标准定在那,没有任何捷径可走。三五天功夫,赦生脚上的铅带已经从5kg增加到了10kg。
目前新兵能做到负重10kg跑完20圈的平均时间大致是40-50min,而赦生最快的时间是39min,黥武心中明白,依赦生的体能,他的极限至少还可以再提十倍,一旦达到峰值,血脉的觉醒将为他带来更神奇的特质。
所以,只要采取这种极限训练法,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他这边打算的好好的,可是人毕竟不是一次函数,总不会一直在正象限里直线增长。跑到第十圈的时候,赦生渐渐体力不支,他本可以凭意志力再撑下去,可是胃部突然一阵抽搐,剧痛攀援而上,勒令他的大脑下达休息指令。
“不要停下!慢跑!慢跑!”
赦生咬紧牙关重新迈开步子,一滴汗沿着他的发梢落在卷翘的睫毛上,赦生眨了眨眼,视线一阵模糊,无数光怪陆离的影子穿梭时空,所有人都在里面挣扎吵闹。
有人在遥远的地方呼喊他的名字,声音令赦生心惊,他茫然回首,果然在光影中看到了那半幅久违的面孔。
“你见过他了?”
“他是不是很优秀!”
赦生睁大眼睛,用尽全力呼喊他的名字,可是嗓子干的充血,喊出来的声音都成了沙哑的怪调。
“螣邪……”
这两字终于冲破桎梏,赦生也跪倒在地,之前翻涌的胃终于找到了宣泄口,一股脑的吐了出来。
黥武无奈的摇了摇头,扶着呕吐不止的赦生到水池边洗脸。
吐到最后他已经没什么可吐了,胃却还在抽搐着,往外一股一股呕着透明的酸水。
“还能继续训练吗?”
赦生点点头,才走两步又弯下腰,他失神的盯着脚下沙黄的土地,忽然说:“对不起……”
黥武皱着眉头,毫不掩饰眼中失望的神色,架起赦生去了医务室。
冷气在狭小的医疗室中盘旋,秃头军医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说:“肠胃型感冒,有点低烧,不严重,吃点药睡一觉就好了。”
黥武并没有陪伴他太久,这也是对赦来说最好的决策。宿舍的天花板是横向铺平的长方形,并没有家中那样网格交织的节点来让他消遣。
但是长方形的天花板也不错。
以前有人这样说过。赦生闭上眼睛,其实像他那种人对这类东西从来没有要求,所谓的表示喜欢也只是嘴上说说,因为对太多东西都唾手可得,所以其实根本不屑一顾。
印象里螣邪郎唯一长情的东西是ML洗发露,每次来学校看他都会买,赦生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很多时候他都不能理解螣邪郎到底在想什么,就像明明从小接受的是万中挑一的精英教育,最后为什么会染上抽烟赌博的恶习。
糟糕,这样一想,关于螣邪郎的记忆突然疯长,眼前突然闪过无数他的画面,混入其中的还有吞佛童子明明灭灭的身影,赦生捂住自己的头,眼泪突然流下来,脑子里乱哄哄的,一会想到这个一会想到那个,胃又难过的翻滚,他来不及去洗手间,俯身吐在地板上。
地上一片狼藉,刚才吃的药全部吐了出来,赦生抓起一大块卫生纸胡乱的在地上擦,一边擦,一边捂着嘴,酸苦的药汁混在嘴里他连喝口水都做不到,刺鼻的味道顶着他的胃又是一阵干呕。
痛苦极大的刺激着他的神经网络,赦生瘫在床上,他比任何人都更能接受那个事实,可越是接受现实反而越是生出疑窦:他是假死吧?也许还活在世上某处角落做着秘密任务也说不定。就像那些小说中写的一样:
“人们都很好奇他是怎样在那场熊熊大火中活下来,直到今天他才将自己‘金蝉脱壳’之计告诉众人……在场之人听了无一不目瞪口呆。”
螣邪郎活着……
如果螣邪郎活着,事情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他也就……不会和吞佛童子有什么交集。
吞佛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狼藉的场面,到处都是秽物,赦生裹着被子蜷缩在床角,拼命撕扯着怀里的枕头,吞佛真怕他一口气喘不上来就死了。
“啧!”他不满的皱了皱眉头,赦生防贼一样盯着他,仿佛随时都能跳起来咬人的狗,他尽量不动声色的先清理地面,然后帮赦生打了热水放到他眼前。
“你真是跟我想的不太一样。”吞佛不咸不淡的说。
语落,赦生猛地从枕头里探出头来,细乱的发丝黏在脸上,宛如布满裂纹的瓷器。
“你大可以去寻找你理想中的那位。”赦生语调冷硬,他突然又想起刚才的幻境,再看吞佛童子,总觉得他身上附着着螣邪郎的影子。
吞佛忽然笑了:“我理想中的那位?”他看着赦生的眼睛,一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说道:“我看你好像分不太清‘喜欢’和‘依赖’的区别。”
他满心以为自己会问的对方哑口无言,不料却被反将一军:“那你呢?你分的清‘喜欢’和‘照顾’的区别吗!”
吞佛猛地转过身来,好像生平第一次认识赦生一样,皱着眉头细细打量他。
“我能。”他说。
他深深的看一眼赦生,在桌上留下一盒药之后,轻轻掩上了宿舍的门。
应该是刚才被气着了,赦生一头栽倒在床褥上,胃像抹布似的拧成一团,疼得脑子都在转圈圈。
眼前的门再一次被打开,吞佛的身影模模糊糊出现在眼前,赦生下意识的伸手,指尖落在一副温凉的掌心中。
“赦生?”
目光聚焦,赦生飞快的抽回手,喊道:“你滚!我要报仇!你根本不懂……”他语无伦次的喊着,突然猛地扑向吞佛。
吞佛一闪,快速的拧住赦生的手腕不费吹灰之力的举过头顶把人反压在床上。
“你才是什么都不懂,你口口声声的报仇,却连他因何而死都不知,你凭什么?”
赦生狼狈不堪,偏偏吞佛一再提到令人心碎的事实,他类蛇的狭长金眸恶毒的咬住他的咽喉,赦生偏过头不去看他,哭成深色的眼尾比任何颜料都好看。
“放手……”赦生尽量使自己的情绪看起来平静,他使劲挣了挣胳膊,吞佛会意:“明白了,我把手拿开,你不能攻击我。”
解开桎梏之后吞佛才意识到两人的姿势不太雅观,他以前经常骑在人身上打架,只是换了个好看的男人,就让他觉得不自在了。
不,其实他很清楚自己的状态,只是这样的变化让他不适应。
吞佛摸了摸赦生的额头,摇头道:“挂点滴吧。”他蹲下,“上来,我背你。”
赦生皱眉,掀开被子下床刷牙,走了两步眼睛一花“嘣”的撞到门框上,疼的他整个都缩起来。
吞佛在他身后跟着,看他逞强穿好衣服裤子,然后一步一停的往外走。
看起来若无其事的动作,其实每走一步胃里都在翻江倒海,眼前金光四射,足下如履浮云。
“赦生,”吞佛喊住他,“我背你。”
“……不用。”
“过来!”声音突然变得严厉也洪亮了,吞佛叹气道,“不要让我说你分不清坚强和逞强。”
以前在一起相处的时候他从未感觉到吞佛童子如此可恶,就像一只该死的啄木鸟,每一个字都敲在人心上,疼,但是又无法拒绝。
吞佛不知道赦生此刻的心情,不带目的的揣摩对方是“白费心机”,只是对赦生,他连“心机”都用不着,这是显而易见的事。他现在只想赶快把人送到医疗室去,多耽误一分钟他都不爽的很。

一个彩蛋——
螣:不是,等会,这集好像有点?好像有什么不对?
吞:我看挺好

(๑•̀ㅂ•́)و✧下集预告等会发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