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了

换号了

《入狱》(12)

帝国明珠生日快乐!!🎂
然而并没有太多相关剧情……

——正文——

吞佛果然如他所说那般,将人四平八稳的驮到了床上,期间没有多说一个字,没有多看一眼,目不斜视全神贯注,好像赦生是他运输的一件贵重货物。秃头军医瞄了二人一眼,发现他俩神色各异,话到嘴边不知该不该说。
“不是很严重……”医生纠结着在赦生手臂上扎了一针,嘴上还振振有词,“赦生童子体格强健,不用这些也能挨过去。”
“是吗?可是在我看来,不用打针吃药就能痊愈的人可不算人啊。”吞佛意有所指。
赦生板着脸,也不知道听没听出来吞佛的话外之音。
病房静悄悄的,偶尔有中暑的人进来拿几副药,又匆匆离开,赦生半靠在床褥上,脸色苍白的可怜,但是眉心的火焰标记却愈发鲜明动人。
吞佛抱着手臂站在一边,眼睛透过一块玻璃观察进出的人群,他的嘴角微微翘起,眼中却透露出一股厌世的冷意,使他整个面部表情看起来很违和。
赦生顺着他的目光向外看,却只能看见一团树木的阴影婆娑晃动,他无聊的打开手机,突然发现×信上螣邪郎的头像还亮着!
他心中一时浮起万千疑云,每一朵都带着爆炸的信息量向他大脑发起进攻,螣邪郎或者死或者活,在他询问之前一切都有可能。
赦生童子捏紧手机,螣邪郎就像盒子里的那只猫①,挠抓着他千疮百孔的心,是死是活都由他决定。
他在手机上颤抖地写到:你是谁?
就在他忐忑不安天人交战的时候,一部手机递到他面前。
赦生抬头一看,一颗心仿佛突然黑屏的电脑,但也有些惊讶:“你……他的手机怎么在你这?”
“之前抬走尸体的时候掉出来被我捡到的。”
他这么说赦生反而更奇怪了,在他来之前,伏婴师等人已经把这事说了好几遍,指令层层下达,没理由六欲天地会不知道,除非袭灭天来根本没说。赦生皱起眉头,自他来此就没怎么见过这位“魔人”,他既不露面也不管事,难不成就像伏婴师提防的,这个袭灭天来其实是别有居心?
“心比天高,自命不凡,”伏婴师说,“一旦时间久了,我是说一旦,也不是没有变数不是吗?”
没见过这位自命不凡的魔者,这生都不会轻易相信别人对他下的定义,他所了解的吞佛童子是这人的学生,能教出这样的学生,这个袭灭天来不简单倒是真的。
等一等,他真的了解吞佛童子吗?赦生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
可是看吞佛的表情似乎毫无察觉,尽管他对吞佛的人格怀疑到极点,却也没必要在此时落井下石,把人押送上法庭。赦生压低声音,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妥协。
“上面找这块手机都找疯了!”
吞佛挑挑眉:“是吗?”他心思一动,说,“我本打算留作纪念,怎么,这个手机有什么秘密吗?”
赦生沉默片刻,说:“我不知道。”下一秒,也得眼神又锋利起来,“但是作为证物,本来也要上交。”
吞佛打开手机,打算将短信邮箱各种社交软件排查一遍,赦生突然站起来一把抢过,冷冷道:“看够了没?”
吞佛点点头:“嗯。”聪明如他,早在赦生说第一句话时便将内存卡拆了下来,留给赦生一个空空如也的设备。
“内存卡呢?!”他瞪着吞佛。
吞佛无辜的摊手:“不知道,我捡到的时候就是这样了,所以我才说要留做纪念的。”他看着赦生蹙起的眉尖掠过一丝怅然,忍不住开口指点:“说不定是螣邪郎自己藏起来的,你觉得呢?”
赦生半信半疑的看着他。
自从苦境颁布了时间规范法以后,留给酒吧的活跃时间就只剩下了十点以后,在没人的时间段里,它们比市中心的图书馆更加寂静。
皇甫擦拭着手中蛇形的玻璃灯,视线向酒吧一角望去。
自他上次见过这个年轻人,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月。
他仍是穿着白色衬衫,卷到膝盖的七分裤,在最黑暗的角落里背对着外界,一头红发好似静止的烈焰。
忽然一眼瞥到他腕上带着的佛珠,那佛珠说特殊也不算,刻着与六字真言不同的七字真言,皇甫笑禅顿时对这个年轻人有了点兴趣,他推着轮椅走过去,年轻人也缓缓回过头。
“你好。”
“有事?”
皇甫笑禅并没有被他冷漠的态度打击,他幼年的遭遇足以吓退大部分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他有意无意的摸着手腕,问道:“阁下信佛吗?”
“不信。”年轻人似乎是个编程高手,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流动的数据。
“呵,”皇甫笑道,“既然不信佛,那想必是信那位了。”
吞佛童子终于转过头来,正眼注视着他,问:“谁?”
“圣尊者。”
(我很想说一句:休息一下,马上回来)
伏婴师向试管中添了一种紫红色的试剂,砰的一声,一朵红云瞬间爆开,碎玻璃四溅而出,尽管伏婴师伸手挡了一下,一颗碎片还是飞到了他的脸上,锋利的边缘将他的面具割开一道口子。
他摸着自己的脸,呵呵笑了两声,自言自语道:“这个也不对,看来他也没找到……”随后在样品上打了个叉,伏婴师看了看身后罗列的大大小小的石块,挥手让人把东西全都撤了出去。
“我现在要去一见女后,如果有人来找我,让他们现在会客室稍等。”
“长官,那后面那些样品怎么处理?”
“不用研究了,”伏婴师的语气突然变咬牙切齿,“拿出去扔了!该死的万圣岩……”
伏婴师心中冷哼:就先让你得意一回!
化验员看着伏婴师仿佛连面具都黑下去的脸色,有点明白了他为什么发这么大火。
“哈哈哈哈!”
电脑前的人爆发出一声愉悦的大笑,视频中的人也举起酒杯微微颔首示意。
“一想到异度费力劳神抢回去一大箱假货,又要辛辛苦苦的把假货都化验出来,我真是心疼的很啊!”一莲托生一边往头发上抹着发蜡,一边跟视频中的人通话。
“哈……”对面只笑了一声,白色兜帽挡住眼睛,并不得见他的神情是倨傲还是愉快。
“喂喂,你这反应令我失望啊。”一莲托生继续往头上抹着发蜡,一不小心拿错成隔壁的防晒喷雾,喷的一脸白沫。
兜帽下的嘴角终于扬起一道肉眼可见的弧度,笑道:“你这样,才真是让我觉得好笑。”
“哈,真损!”一莲托生擦干了脸,转身在衣柜里挑挑拣拣。其实他好衣服有很多,只不过懒得收拾,还有很多是小辈们孝敬给他的,年轻人的口味他并不是十分喜爱,索性连包装都不拆,就那么堆在柜子里。
“我穿这个怎么样?”一莲托生拿出一件褐色的西装在身上比量。
“总要试一试。”
于是他便看见一莲托生扭着肥厚的腰,后背的蝴蝶骨已经看不出形状,隔着屏幕仿佛在看一块行走的五花肉。
在他想的功夫,一莲托生已经脱了衣服悻悻走回来:“好像有点挤,唉,阿桃,你说我是不是真的要减肥了?”
“我只知道肥胖会引发很多多发病症,你不惜命,总要替别人考虑。”
一莲托生笑道:“替谁?你么?”
对面的人沉默片刻,说:“剑雪呢?你不管他了?”
他说出这个名字,一莲托生哽了哽,一挥手,烦道:“儿子大了我哪能事事包办啊,不提他,你这是在哪呢?青山绿水的,环境不错啊!”
“嗯,我在灭境的一座古刹里聆听佛音。”说完屏幕一阵晃动,一莲托生发现对面居然真的是一座寺庙,还是雕梁画栋十分气派的寺庙。
“哼,那边是人间天堂,这边的众生就不是众生了?”
“怎么会,再过两天我就回来。”
“这话你跟天子说去,看他不掀你一层皮!”
他好像还要说些什么,一莲托生一把掐了麦,打字道:“我去会一会那个慕少艾,顺便把钱给人家。”
药师慕少艾,道上不怎么听见这人的名号,但是他有个干儿子还是什么的叫羽人非獍,这人是个人物,冷兵器的行家,杀手中的佼佼者,拉得一手好二胡,十分特立独行。
结果一莲托生出门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他挑了半天的衣服都没用上,最后还是穿着那件白色的工字背心,外面套了一件青色的格子衫,拿着一把蒲扇出了单元楼。
慕少艾早就在那等他。
他穿着一件米黄色的夹克衫,肚子微微突出,圆圆的脸上长着两条奇长的眉毛,他们俩人一见面,都愣了片刻,谁也没有想到对方是这副模样。
血色的红光晃进了皇甫的眼,吞佛童子的手动了动,手腕的佛珠擦着桌面,脆响中带着一丝木质的浑厚。
“圣尊者?”吞佛童子的尾音上扬了几度,他好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眉头轻轻蹙起:“我为什么要信圣尊者?”
皇甫笑禅说:“市面上的水晶刻的大多是六字真言②,而你这是七字,七佛灭罪,代表圣尊者,而珠子的材质还是玛瑙,玛瑙,”他指尖搓着轮椅上的花纹,“般若经中七宝之一,也是圣尊者的代表。”
吞佛听后一哂,摘下链子往皇甫手里一放:“现在它是你的了。”
看他态度如此坚决,皇甫语气中多了一丝急切:“我上次也看见过你,你真的不是圣尊者的信徒?”
“首先,我不明白一个黑道头子为什么会有所谓‘信徒’;其次,你说你上次看见我,那我手上戴着这个东西吗?”吞佛童子利落的收拾电脑包,他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已经一丝一毫的留恋也没有了。
“哎呀呀~”男人一边将钱揣进口袋,一边说,“原来这世上真有杀自己人的事。”他的眉毛奇长垂到脸侧,随着他的动作一抖一抖的,像个滑稽的胖鸭子。
“哈哈,杀自己人是不假,但为了大义什么的,药师应该比我更清楚吧?”一莲托生摇着蒲扇笑道。
慕少艾脸色一变,看向他时仍是云淡风轻:“哈哈,陈年往事提它作甚,咱们双方紧密合作,以后有工作还要介绍给我们家羽仔啊。”
“好说好说。”一莲托生笑道,忽然发现旁边有卖西瓜的摊子,想起自己出门连口水都没喝,不由道,“药师,吃西瓜吗?”
另一边,皇甫笑禅试图挽留吞佛童子,或许是想从他口中套出更多有用的线索,只是这等伎俩对吞佛童子来说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朋友,我认为我们应该坐下来聊一聊,这七字真言水晶就是命运的证明,”皇甫说,“可能在你们看来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棍,可是对于我来说,他在我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这个‘残林’酒吧,也是他出资建立的,专门接纳残疾人士。”
吞佛冷冷的回头道:“不用了,我不想跟一个黑道头子扯上一丁点儿的关系。”他推开门,一束阳光刚好照到他眼睛上,吞佛童子戴上墨镜走出街角。
一个油腻发福的中年男人靠在墙根处啃西瓜,鲜红的西瓜汁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来,将他白色的工字背心染的发红,满地都是黏腻的西瓜汁,他还一边啃一边随地吐籽,“噗”的一声,子弹般的西瓜籽命中吞佛的球鞋上,吞佛抬眸扫了他一眼,男人看见他,含混不清的说:“不好意思啊……”
吞佛看了看他,弯下腰伸手拂去鞋面上的黑点,被袖子遮住的玛瑙手链顺势滑出,七字真言在阳光下晶莹剔透。
吞佛借着墨镜的优势观察了一眼对面,发现那人还是自顾自的啃西瓜,没有丝毫破绽。
“哼……”吞佛收回视线,大摇大摆的向袭灭天来家的方向走去。

一个彩蛋——
莲:为什么要让我看一莲托生换衣服?我眼睛本来就不好,导演,我要申请工伤。
袭:哪凉快哪呆着去!
吞:你这么说还不如自己脱衣服给他看。

①盒子里的那只猫:指薛定谔的猫。
②六字真言:淘宝上就有,说市面上不流通七字真言,本来是我胡诌的,本文中可以理解为一步莲华垄断了七字。

ps.亲爱的各位朋友,下集预告是会删除的,所以不需要点赞,请在正文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爱你们!(预告只是在骗阅读量)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