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了

换号了

《入狱》(13)

《入狱》(13)
赦生:为什么袭灭老师总是带着口罩?
吞:为了遮掩他那蜜桃般的脸。
阿来:我听见了!

——正文——

市中心的人民医院是很早之前建立的,规模和设施早已跟不上时代的需求,因此只得一层一层加高,形成现在这样“通天楼”的局面。不过最近听说有要搬迁的打算。搬迁也好,环境清幽有利于病人疗养,还可以带动相关产业发展,总比在闹市区里听鬼哭狼嚎要好。
另外,吞佛童子想,万一哪天发生事故,郊区总比市中心好处理不是?
“一共16元,有一元吗?”
吞佛摸遍口袋,最后在钱夹最里层摸到一个圆形凸起。
“没有。”他说。
护士翻着白眼给他找了四张零钱,吞佛拎着退烧药和酒精棉出了医院大门。
因为建筑物过于高大的关系,后街的居民楼有一大半都藏在了阴影下,向南的窗户越来越难以射进阳光,这也是医院搬迁的理由之一。
当旧事物不再适应人类社会的发展需要,无论有怎样的理由,都将被清除。这就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只是到了最后,这种不顾一切的发展又会剩下什么呢?
吞佛敲了敲袭灭天来家的门。
没有反应。
门头插着枯萎的桃枝,倒立的福字又旧又破,走廊里到处都是积灰和蛛网,毫无可倚之地,那股熟悉的烂白菜味无孔不入侵蚀着他的神经系统,吞佛童子仿佛真的看见眼前有什么东西在游荡。
吞佛捂住鼻子,他暂时还不敢走开,万一袭灭天来只是懒得给他开门怎么办?毕竟之前有过这种情况发生。
他低头看着手上的珠串,忽然想起袭灭天来似乎也对玛瑙情有独钟。
电话铃一阵乱响,吞佛看清来电显示后果断接起:“喂?”
“不管你在哪,十分钟集合时间,现在立刻马上出现在我眼前。”
吞佛回道:“你在六欲天地?怪不得没人开门。”
话筒中传来一声嗤笑,就听袭灭天来嘲讽道:“你真是傻的让我想哭,就不会打个电话问一下吗?”
十分钟之内是怎么也不可能的,吞佛拿着东西回到基地,入眼所见是所有士兵列成方阵,连魔刺儿也在其中,一群人在炎炎烈日下站着笔直的军姿等待长官训话。
在袭灭天来灼灼的目光逼视下,吞佛童子自动补上队伍的空缺。
“听好了!”袭灭天来大声说,“现在是8月,女后和军长已经下了命令,年底将进行一场选拔赛,内容我会在稍后放出,这场选拔赛十分重要,入围的前三名将直接晋升为一等兵①!”他稍微暂停了会,看见新兵眼中出现欣喜的光,满意继续道,“将由女后亲自为你们授予勋章,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从此你们的前途将不可限量!我相信此刻站在我面前的都是异度天资绝顶的人才,即使未能通过这场测试,他也将会成为你们人生中宝贵的经验,当然,如果有人中途退出,我也没有任何意见,毕竟生命只有一次。现在,各自回去训练,选拔赛的内容可以在官网上查询,也可以看宣传栏上张贴的部分,以上完毕,解散!”
袭灭天来向站在原地的吞佛童子走来,一边走一边把手从兜里拿出来。
“哼,最近鸡翅硬了——”话音未落,拳风猛然扫过,吞佛早有预料,侧身一闪,右手拿下袭灭天来,提膝猛击他的腹部,袭灭天来不待他得逞,快手将其拦下,吞佛腾转身姿以星驰电走之速脱出禁制,一记手刀正欲劈下,袭灭天来骤然回眸,眼中一抹血色仿如彗星拖尾,逼人胆寒!
片刻愣神已让吞佛童子失了先机,袭灭天来快手横拦,旋身飞踢,吞佛愣了一下,鞋尖险险扫过他的鼻尖。
他后跳几个跟头,定定看着袭灭天来,脑子里还在慢动作回放他刚刚那个帅气的飞踢。
袭灭天来却完全不给他时间回顾,站稳身体迅速冲向他,瞬间缩短俩人的距离,拳头如暴雨流星般急速挥出,吞佛左支右绌,一再退让,引来不少新兵侧目。
最后一击,袭灭天来故伎重施,一脚踢中吞佛,吞佛架起双手格挡仍是后滑几尺,被迫退出战圈。
看出袭灭天来心情不爽,但吞佛童子更加烦躁,质问道:“你生气?那我岂不是要气死?”
袭灭天来气定神闲的站在一旁,视线落在吞佛在地上留下的痕迹,完全不理会他,道:“你没出全力,吞佛,我劝你最好改一改这样的毛病,免得时间久了,你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他看着那棵树,说:“那棵树,圣尊者只要一拳就能将它击断。”又冷然一笑,道,“当然,我也可以。”
吞佛选择性的忽略了前半句,说:“那并不是什么难事。”想了想,又补充道,“对你们这种人来说。”他跟着袭灭天来进了办公室,眼见着他把门反锁,笑道:“这么谨慎,难道圣尊者的眼线已经进来了?”
袭灭天来背对着窗户,坐在长桌一头,扯下口罩,呼了一口气:“那倒不至于。”
看着口罩后那一张黑白两色明显断层的脸,吞佛忍不住笑出声。
袭灭天来瞥了他一眼,道:“你傻笑什么,我脸上没出现什么东西吧?”
吞佛轻轻摇了摇头,袭灭天来的体质他是知道的。因为体内Enac基因②序列的无规则性,使得他无法如正常人一般吸收过滤钠离子,这个值只有常人的50%,一旦接触到盐量过高的事物,袭灭天来全身都会浮现一种紫色的花纹。尤其到了汗如雨淋的夏天,他只能带着口罩将脸藏起来以防突发事件。
袭灭天来自己也每天严格的控制着盐的摄入量。吞佛想到他吃得素炒西兰花永远是一股青草的味道,胃里不由得一阵干呕。
他摘下手腕的珠串,用力一推,珠串贴着光滑的桌面滑到起灭天来眼前。
珠串堪堪停在桌子边沿,袭灭天来将它拾起,玛瑙在阳光下发出绚丽夺目的光辉。
“不打算解释一下这个七字真言的红玛瑙吗?”吞佛冷哼。
“有什么好解释的?”袭灭天来将玛瑙对着阳光细细观察,内部像是有生命一样一层层流动着红光。
“你早就知道那个酒吧有问题,那个老板是万圣岩的人,或者说跟万圣岩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你明明知道,还让我带着这个东西到敌人眼前去走一圈。”吞佛说,“你在暴露我的行踪,袭灭天来。”
他这话中几分正确几分错误,袭灭天来都懒得解释,他本来就是一个懒得解释的人,只是在听到最后一句时,突然暗了眸光。
袭灭天来说:“如果有一天要和……圣尊者正面相抗,那个人只能是我。”他目光灼灼的注视着吞佛童子,确认似的又重复道:“那个人只能是我,吞佛。”
他重新把手链推给吞佛童子,揉着眉心道:“七字真言哪有他们说的那么夸张,圣尊者不是那种人,垄断这玩意一定是别人替他干的。”
“好,”吞佛道,“第二点,上面在找的螣邪郎的那块手机,我为什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你到底有什么计划?或者说你跟圣尊者是什么关系……”
本以为袭灭天来这个小暴脾气能立刻踩着桌子飞跃过来打他,但是他没有,只问了一句:“那么,你把内存卡拿出来了吗?”
吞佛把内存卡放在桌上说:“手机被赦生拿走了。”
提到赦生童子,袭灭天来忽然露出一点笑意:“那他迟早会还给你。”他信誓旦旦,“他在乎你,一定不会伤害你。”
吞佛摇头道:“何以见得?”
袭灭天来说:“就凭他在你心中有同等的地位。”
虽然袭灭天来是“空口无凭”但是在吞佛童子此刻听来却是无比受用。
袭灭天来见他情绪稳定,又说:“还有一件事,这次选拔赛是专门为赦生童子设置的。”
吞佛略显惊讶。
“所以赦生一定要脱颖而出,明白吗?”
吞佛就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上不来咽不下,道:“到底怎么回事!当初明明是你默许……”
“我可什么都没说。”袭灭天来狡黠一笑,“你自己会错意,怪不到我头上。”
“那赦生的血脉……”
“就让他觉醒好了。”袭灭天来看着吞佛,忽然皱起眉头,语气有几分不赞同:“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他是银锽家的人,理应背负这种宿命,你不可能永远把他藏在身后,就像螣邪郎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听见螣邪郎的名字吞佛心中突然没有了那种恨意与惆怅,一种酸溜溜的感觉倒在心底蔓延开来,怪异极了。
明明吞佛面无表情,袭灭天来却一眼就能看出他内心的疑惑与挣扎,他正考虑要不要告诉他一些螣邪郎的事,就见吞佛突然站起来,双臂撑着桌子,唯余一双眼睛在逆光中冷冽逼人。
“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
袭灭天来反问:“你想知道?”吞佛直接问这个问题让他突然有点痛心,过多的成就和自视甚高的能力让他有些忘乎所以了。
“吞佛童子,”他冷冷道,“你一个小小的军士长是没有资格与我大呼小叫的。”
吞佛猛然意识到,他今天的情绪确实有点失控。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这就算一个不好的开端了。
“是……”吞佛松开手,抬手对袭灭天来行了个军礼,低头道,“我很抱歉,司令。”
袭灭天来严肃道:“我不告诉你的事必然有我的理由,但是,”他话锋一转,说出口的又成了无情的嘲讽,“你也可以自己去查,谁也不会光明正大的阻拦你。”
吞佛沉默片刻,眯着眼睛说道:“这是你亲口说的,总不会我再会错意了吧?”
袭灭天来纹丝不动的靠在椅子上,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吞佛转身要走,袭灭天来忽然又在他身后喊:“等等。”
吞佛侧身挑了挑眉毛。
袭灭天来说:“给你个提示吧,上次伏婴师让人搜查那些pub,发现一批新型毒品。”
吞佛闻言立刻回头:“万圣岩干的?”
袭灭天来没有否认,只是说:“与魔刺儿那次的症状类似,而且那些酒吧里,有螣邪郎常去的,”他说到这停顿了一下,吞佛的表情有些凝重,但他还是把问题分析下去,“如果螣邪郎是因此丧命,那么万圣岩肯定不会让这种药轻易流出,但是现在他们放出这批药,是想借我们之手除掉制药人也有可能。”
“这不可能,”吞佛说,随后意识到这句话好像有点歧义,补充道,“我是指他不会冒险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如果我说那是一种专门针对你们这种半完全体次生代的药物,你是不是能稍微理解一下?”
吞佛五指紧握,他不去看袭灭天来的眼睛,只是盯着他肩膀上闪光的肩章,一字一顿道:“没有这么简单,这背后一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因素。”
袭灭天来勾起嘴角,没有发表一个字的意见。
“你还是先考虑年底的选拔赛吧,眼下这才是你的头等大事。”袭灭天来坏笑起来,他好像存心给吞佛找不痛快似的,每次都在他深思时打断他的思路。
吞佛“嗯”了一声往外走,这时,袭灭天来又在他身后喊:“你去哪?”
这回吞佛头都没回,晃了晃手提袋:“看望病人。”
一线光随着门的开启又消失,阴影渐渐笼罩住袭灭天来。

①一等兵:采用德国军衔制度,士兵级去掉四等兵五等兵,保留一二三等兵和新兵(赦生处于这个阶段);士官级保留军士长,上士,中士和下士。
②Enac基因:这个基因是存在的,控制人体内钠离子的进入和隔离。(其他是我瞎掰的,小声bb)我可是讲究科学依据的呢!

ps.这一章基本是在强行解说emmmm因为不解说的话感觉有点难懂,解说又有点拉低了吞佛的智商……我真是作死

一个彩蛋——
导演:好!袭灭老师再来两个帅气的飞踢——慢一点,我们给腿部来个特写!
莲华(捂住鼻子)对工作人员说:我需要更多的卫生纸,谢谢。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