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了

换号了

(霹雳)长生禋(完结53W字)+本宣

寒子嫣:

一篇写了三年的霹雳bg文(主角为女就算是bg文……吧),出个本做阶段性完结。


本意为做一篇异度魔界线的剧情通史,现在……只算是前传不说总字数53万了哭晕。共分四卷,每卷中心人物参照卷名。人物刻画尽力不ooc,偶尔幽默脱线一下下,不会造成角色崩坏。感情向有亲情、友情、暗恋情(没成)、单恋情(又没成)。


赠品是两张书签,其中一张是素瑕向(文里没成,还不许作者菌书签里画个日常向情境满足下心愿吗……咳咳)


原文传送门


新文传送门


预售戳我






目录及试阅:


第一梦 仙缘·练峨眉


练峨眉立于蔺无双身侧,如意在手,仪容光明浩荡不可逼视,目光巍然,所及之处,魔氛莫不畏避三舍。所幸她不过是环视一周便收回了目光,转而注视着蔺无双,默默的等候他的苏醒。
数度交锋让她对他了解得足够深刻。如此清高、激烈、锋芒毕露的道者,连败于同为道门中人的她都不允许,又怎会甘心自己败于自己的虚无缥缈的心魔?
练峨眉自信自己不会看错人。
这样一守,日升月落,月落日升,便是八个昼夜。
第九个黎明,蔺无双终于睁开了双眼。他舒展身体,发出一声块垒尽销的长啸,背上长剑脱鞘飞出,停在他面前,澎湃的剑意呼唤着他。蔺无双顺势握住剑柄,不需要步步为营的观察敌手,不需要绞尽心思的琢磨出剑的角度,那些招式自然而然的就要那里,云般飘渺水般澄澈,不用深思只凭本能,滂流剑招已然行云流水的倾泻而出。
鹰飞鹏抟三千里,海阔云高任天风。
“此招唤作‘古云之极’。”蔺无双收剑还鞘,踌躇满怀的自言自语。
“好招,好名!”练峨眉在旁赞道。蔺无双呆了一下,这才发现一旁竟然还有人一直看着:“练峨眉?”
练峨眉向他点了点头。适才蔺无双沉浸在所悟境界中旁若无人,她却看得清楚,创出这一招“古云之极”后的蔺无双已真正跻身于超一流的高手之列。
“蔺无双,恭喜了。”练峨眉微微一笑,笑容里有七分赞赏三分肯定。初升的旭日正好在她身后,煌煌万丈的光辉,女先天清容昊昊,颔首而笑,刹那之间的姿魂之美,竟令漫天旖艳霞彩黯然失色。
蔺无双一时看得痴了。
“心动,总是无来由。”很多年后,他向赤云染如是说道。




第二梦 龙缘·疏楼龙宿


疏楼龙宿的体重,与佛剑分说的迟钝、剑子仙迹的穷酸,从来都被并列为三教顶峰不可言说的三大伤疤。  
龙宿摇着紫晶玉骨扇徐徐历数着:“三教之人皆爱香。儒门之人晴窗拓贴、篝灯夜读之时,焚香可以辟睡魔;四更残月,兴味萧骚之时,焚香可以畅怀舒啸;而在坐雨闭窗,午睡初足,就案学书,啜茗味淡之际,燃起一炉香,但见香霭馥馥,隐隐绕帘栊,与羲皇上人何异!故而儒者不可一日无此君。”  
“释迦佛子喜以香论净土庄严。相传那佛陀说法之时,有妙香从周身毫毛孔窍中散发而出,普薰三界十方,众生尽得欢喜。而精心修持的佛者居士,其心自生宝香。再说供养佛菩萨需用香,诵经修法前也需焚香。虽无儒门那般精细繁缛的规矩,却也另有一番妙空的境界。”  
龙宿一晃一晃的摇着扇子:“至于道门之香……”


三月,春风正柔薰时节。龙宿挪了睡榻在园中的桃花树下,歪在上面拿紫龙扇挡着脸打盹。明媚的日光在头顶跃动,四围是悄然的落花簌簌,似少女轻盈的裙裾盛开在吹面娇软的杨柳风中。轻微的响动惊破了龙宿的困意,扇子一歪,便听见争先恐后的坠地声,原来是他打盹的功夫,上面已积了锦锦簇簇的桃花,被他一动、滑落扇面所致。龙宿定睛一看,见衣襟上也落了不少,便微侧了扇面轻轻拂去。  
“年年岁岁花相似……”他忽生感慨的吟了这么一句。




第三梦 梅缘·人邪剑邪


 
“好个‘万树寒无色,南枝独有花。’开头落笔便如此清奇,下文打算怎么续?”   
练无瑕却也不知道该怎么续上了。心底刹那间闪过数种续法,可哪一种都差了点味道,斟酌再三,忽听到一高亢响亮的青年男子的声口从身后梅枝间透出:“香闻流水处,影落野人家。”   


练无瑕将诗句工工整整的誊写在纸上,转头看去,入眼是一位面目平凡落拓的青衫青年,额覆褐色布巾,背着一柄用布包得密不透风的长剑,气度似平凡实则剑意内敛,却生着一双冰蓝色的眸子,目光动处雪光清潋。


他的袖口被撕开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墨绿的布片在梅花坞独特的混合着梅花香的寒风里抖瑟着,颇有几分风中凌乱的风韵。  
练无瑕脑中有一根神经倏然绷紧,起初隔着火堆,她又没有留神,是以没有发觉剑雪有什么异样,此番再留心看去,才发现剑雪的衣衫破损了好几处,不仅是袖口,连后背、两肩、侧腰都有裂口,看形状应当是兵器割裂所致。  
与人邪一剑封禅不同,剑雪虽在北域武林中有剑邪之称,其实在武林中的表现一贯非常[剑雪的衣服被蝴蝶君割的,练无瑕看一剑封禅时发现他还穿着上次见面的旧衣,只是更破又更油腻了]低调,加上性情纯高雅洁,除了背上所负之朱厌剑之外,在他身上几乎找不到武林人的气息。这样遍衣金铁之伤的样子,在一剑封禅身上出现倒更正常些——  
等等,一剑封禅?  
练无瑕心中警铃大作。某位人邪同志此刻正摆着一脸怎么看怎么不爽的神情坐在火堆边,棕色的发辫与褐色的披风随风而舞,当真是酷帅得如魔似幻风中凌乱——前提是忽略他那被泥水快要浆住的靴子,糊了大半身的泥点子,以及皮草半臂遮掩下蟹壳青的衣料上重重叠叠的不知哪年哪月积累下来的血印子。  
仔细辨认还可以看到,袖口上腻着新鲜的油渍,依稀是鸡爪骨的形状。




第四梦 莲缘·素还真


“这回,叫什么?”她问。  
默默的以眼前情形为依据推断了下练长生目下的修为恢复状况,素还真挪开眼睛:“神秘女郎·灵啸月。”  
顶着练无瑕的端详,他心中一片泰然。无论如何,练长生总归是个异性恋,这回自己连性别都变了,纵使有天高海阔的情意,对方总也得斟酌一下……吧?  
练无瑕快步近前,将小巧的下颌搁素还真肩膀上,合身拥住了她的腰肢。  
浓紫而蓬松的发缕瞬间涨满了视野,怀中娇躯温如玉软如春水,所有的坚定自持被女子清浅如月似霜的发香冲得七零八落。素还真呆了一瞬,紧接着条件反射的挣开,颇有些目瞪口呆的无措:“练道长……你这是何意!”  
练无瑕稍稍让开,却没有与她拉开距离,而是亲亲密密的牵住了素还真的手,侧眸轻瞥,眼底噙笑,委实是莞妙无方:“一路奔波,你也乏了,我烧水与你梳洗罢。”  
素还真一个愣住的功夫,已然被她拖走,洗脸、擦脸、梳头,待惊魂安定下来,各样颜色的散发着芳香气味的脂粉,珠光宝气的钗钏簪环,已然在面前摆了一大堆。金八珍装填给练无瑕的嫁妆,她本人丝毫未动,却尽情的盛设给了女体的素还真。然而练无瑕犹嫌不足,还取了几匹纱罗、缎子,要给素还真裁衣服。  
“你那身衣裙虽合体,到底样式旧了。”练无瑕翻了会儿色无极友情附赠的当季新款穿搭图册,终于找到了满意的衣裙款式,下手伶俐,刷刷刷几下,一匹红绫已被裁剪为大小长短不一的色块……等等,你哪儿来的灵啸月的尺寸?  
素还真望过去的眼神颇为悚然,在她的注视下,练无瑕坦然的解释:“适才抱你时量的。”















评论

热度(20)

  1. 换号了寒子嫣 转载了此文字
  2. 躺平的死鱼寒子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