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了

换号了

《入狱》(15)

本章有野生的圣尊者出没,请带上袭灭天来公仔进行捕获。

——正文——
《入狱正片》(15)

吞佛童子单手撑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监控录像。
他这么聚精会神的姿势已经持续了四个小时,流动的图像已经在他眼里映成了斑斓的色块,吞佛忽然“啧”了一声,换了只手。
时间是凌晨一点,电脑屏幕发出幽幽蓝光,睡在上铺的魔刺儿实在受不了了,掀开被子猛地坐起来:“我说你这都几点了?想不出来就让大脑休息一下好不好?”
吞佛童子合上电脑,寝室一瞬间黑暗下来,也许是屏幕盯得久了,吞佛转身的那一瞬间魔刺儿居然感觉吞佛的眼睛也在发光,蓝幽幽的,像一匹静默的狼。
“我已经知道了,”吞佛说,“明天我们可以去会会那个人。”
苦境这两年城乡规划,郊区许多民居亟待重建,慕少艾骑着他的28杠自行车缓缓穿越施工队,直到前面一圈隔离带拦住整个路口,他才不得不推着车走小路。
小路一侧是一些废弃厂房,时代的进步的的确确摧毁了一部分人,小型企业没有能力转型,只能眼睁睁的破产,只剩下个别几家在苦苦支撑。
他们现在住在一个小食品厂的生活区里,一个带院儿小平房,红瓦白墙,旁边是水泥砌的洗手池,一个水桶在水龙头下已经满溢。
“羽仔!羽仔?”
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从屋里走出来,以往他都是坐在院中拉那把老二胡,今天却一反常态,难道,他已经察觉到了?
慕少艾其实也不想走这一步,奈何万圣岩翻脸如此之快,也是始料未及,看来之前那笔巨款也是圣尊者给他们的最后保障。
“逃得掉就赶快逃吧,逃不掉就死在这里吧。”
说起来那位圣尊者,他只是隔着屏风见过一面,连长相都没看清。慕少艾苦笑,没办法,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那是必然没有回头路了。
“哎呀呀,水都满了,羽仔你太浪费了。”他说着将满满一桶水随意提起,不料却被水拖着倒退两步,羽人非獍箭步冲上去拎起水桶,慕少艾愣了愣,摇头笑道:“哎呀呀,老了老了,好想回到年轻的时候啊……”
羽人非獍没说话,慕少艾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从自行车前梁上取下一个布包,献宝似的往羽人非獍面前一递:“请公子笑纳。”
羽人非獍看了他一眼,拆开布包一看——一把崭新的二胡。
他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嗫嚅了半天才说:“其实你不用……我……”
慕少艾不等他说完,又自顾自道:“哎呀,想我那时候也像你这么大,医学院的小姐姐们……”
羽人非獍瞪了他一眼,慕少艾立刻住嘴,笑道:“哎呀呀,羽仔,你还是这么话少……”他低下头,从怀里摸出一支烟,摸遍全身也没找到打火机,就把烟夹在手上,盯着烟卷,轻声说,“羽仔啊,你以后……可得改改不爱说话的毛病,万一、万一……”他一抬头,看见羽人非獍珍珠一样黑亮的瞳仁,后半句话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
“当初为什么要做这种生意呢?”他听见羽人的声音,轻轻的,更像自问。
“哎,不做这个又能做什么呢?大学一场,除了处分,什么都没有……”他目光放远,瞳孔中闪烁着微弱的光,似乎回放着久远前的画面。
沉默。
风吹着流云向前奔跑,毫不犹豫的去往一个未知的国度,无可选择的,正是命运啊。
“报告军士长,在××食品厂的职工宿舍发现大量违禁药品,但是没有发现有人居住的痕迹,可能已经转移,我们询问了食品厂的老板,他说生活区住的都是十多年的老员工,有的已经把宿舍当成自己的家,人员信息十分混乱,因此不能确定那一间屋住的是什么人,我们从那拿来了员工名单,请过目。”
吞佛翻了翻,抬眼问道:“指纹呢?不会擦得那么干净吧?”
“是,指纹还在采样中,可能要明天才会有线索。”
“知道了,下去吧。”
吞佛翻着手中的现场照片,那些瓶瓶罐罐和简陋的化学仪器,心里有了大概。
他拿起手机出门,迎面碰上了黥武赦生,赦生规矩的行了个礼,吞佛点头,二人擦肩而过。
“怎么了赦生?”黥武停下脚步。
赦生摇摇头,继续前行。
罪恶坑曾经是苦境头号h·d,也曾一度让异度头疼,不过这一切在万圣岩统一h·d之后罪恶坑做事已经收敛了很多。
“所以你想见我们老大咯?”杵在堂口的两个墨镜小弟懒洋洋的打量来人。
“是,我对你们老大差不多是有救命之恩吧。”慕少艾说。
“哎哟?还从来没听说过我们老大有什么救命恩人的……”俩人稍微一合计,决定还是让他见见,顺便也想看一出好戏。
狂龙一声笑坐在桌后的老板椅上,一会跷着腿,一会趴在椅背上,试了一堆姿势都没有合心意的,直到慕少艾进来。
他一见到慕少艾就开始哭。
慕少艾不动声色道:“哎呀呀,老大大佬,多年不见,慕少艾对你也甚是想念啊,就……”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递过去,“别再哭了吧。”
其实慕少艾也不想找这个疯子,但他已经别无选择,翳流已经是他的敌人,他不能再自投罗网。
狂龙一边擤鼻涕一边哭:“想念~太想念了!要不是你的药,我阿姐早就呜呜呜……”
想到那个绝不与hd有丝毫牵连的女人,慕少艾心中涌上一阵钦佩,他不禁问道:“那,练大姐她还好吗?”
“好啊!好啊!”狂龙嘴上说着好,实际上却在抹眼泪,这样一套动作下来怎么看都觉得古怪。
“去天堂了当然好啊哈哈哈哈哈!”
慕少艾愣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着狂龙手舞足蹈,又哭又笑的癫狂模样,不禁感觉头皮发麻。
“狂龙大佬,慕少艾这次来,有一个小小的忙想让你帮。”他说。
吞佛刚从苦境医科大出来,手机便响:“喂?狗吞,指纹检测出来了,已经确定其中一个叫羽人非獍,工厂老板也确认了他今天没来上班,其他人也不知道他上哪去了,另一个系统还在排查,你……”
“不用排查,”吞佛道,“直接比对慕少艾的指纹。”
“你怎么知道的啊?”
“回去再跟你解释。”吞佛坐上出租车,心里计划着慕少艾肯定不会求助万圣岩,又和翳流有仇,唯一有可能寻求庇护的就是罪恶坑,就是不知道他和罪恶坑什么交情,狂龙一声笑会不会保他。
“魔刺儿,这几天让他们密切关注苦境港口,所有开往灭境的船只都要严格检查。”
“为什么是灭境啊?”魔刺儿今天话特别多。
“集境现在政局动荡,换你你去吗?而且慕少艾有一个灭境的学长,十有八九他会帮忙。”吞佛看了看手机,又说,“我不能出面,你带着人一定盯紧了……”
魔刺儿听出他欲言又止,问道:“怎么了?”
吞佛慢吞吞的说:“可以带带新人……”
魔刺儿努力克制住笑意,道:“明白了。”
帮慕少艾,狂龙一声笑就要面临万圣岩和异度的双重压力;不帮慕少艾,他是制药的行家,手上指不定拿着多少秘密,万圣岩不会让他落到异度手中,所以狂龙还是得面对万圣岩的压力。他只能尽快扔掉这个烫手的山芋。
吞佛换了个思路。
如果万圣岩的本意就是让慕少艾死呢?他自己不做,却让别人来动手,这个做法有点意思。
话又说回来,比起慕少艾的性命,他更在乎那种新型毒品的配方,针对次生代的半完全体,这慕少艾真是个天才。
夜色一点点侵蚀了这座城市,云雾快速的流动,月亮在其中若隐若现。
“有月晕,恐怕明天要下雨啊。”慕少艾躲在集装箱后吸着烟,码头上海风很冲,刮的他头发飞舞像一堆野草,旁边有人笑话他:“你可拉倒吧,苦境这都多长时间不下雨了,就上一次那场还憋了好几个月呢,你这……够呛!”
“就是啊,都说了,今年旱年,没有那么多雨的。”有人随声附和。
“哎呀呀,”慕少艾捋了捋头发,有很快被风吹乱,他笑道,“你们不懂,这天呢,和人一样,也是有感情的,如果发生悲伤的事,天就会哭啊……”
“切!有病!”
手机上传来一张图片。看到熟悉的睡颜,慕少艾终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他在手机上迅速的写:“羽仔拜托你照顾了。”
海浪突然窜出三米高,海水劈头盖脸的浇了慕少艾一身,也浇熄了他手中的旱烟。
“和平码头。”
吞佛的手机突然传来简讯,顺着号码查询回去却是空号,吞佛拿出手机打给魔刺儿,他心中也有顾虑:六欲天地武器不足,有都是些没经验的新兵,真的火拼起来该如何是好?
“魔刺儿,叫上黥武,让他立刻带人来!”
“艹,我能请的动他嘛!?”
一声不属于自然界的枪响拉开了战斗的序幕,吞佛冲出车外,之间一个穿黄色马甲的人被围困在一群人中间,通往灭境的船已经到来,慕少艾却被困在岸边脱不开身。
“啧。”吞佛一看如今形式,知道是第二种猜测对了,只怕今夜要从抓人变救人了。
等黥武他们来实在太费时间,对方似乎人数不多,吞佛计算了一下,如果他躲在暗处开枪大约还能抢些时间,慕少艾就是逃了,活着也比死了好。
天边“轰隆”一声雷,吞佛眉头一皱,慕少艾那边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翳流?狂龙你!”
“呜……哈哈哈哈哈!”疯癫的笑声响起,吞佛心中暗惊:狂龙居然在这!
“阿姐……呜呜阿姐!你治死了她……你卖的是假药呜呜……”
狂龙口中的阿姐应该是好几年前就病逝的练峨眉,这个女人是政界大人物,作风清廉,也得民心,但听说她是劳累过度,怎么会跟慕少艾有关系?
既然狂龙在场,吞佛就要重新估算胜率。
“不可能!”
“回去啦回去啦,我要回去看小超人动画片嘿嘿哈哈哈……”
居然又走了,看来他应该是察觉到还会有第三方势力出现,吞佛迅速拔出手枪,瞄准慕少艾右侧的敌人。
“砰!”
“是谁?!”
“敢阻碍我们翳流办事,我看你活的不耐烦了,出来!”
回答他的是第二发子弹。慕少艾见状,一脚扫开敌人,飞快的攀住绳梯,三两下爬上甲板,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大雨倾盆而下。
随后赶来的黥武众人自然什么也没有,这场小小的械斗还不如上次葫芦港之战惊心动魄。
吞佛看了一眼赦生,见他有模有样的扛着枪,雨水打湿他的面颊。
“抱歉,我判断失误。”吞佛道歉道。
黥武只说了“兴师动众”,语气里有些微不满。
雨一直下到凌晨才稍微小了点。
吞佛把牛奶从冰箱里拿出来热好,到楼下买了一份豆沙包,他对早餐有种仪式感,总是把一切准备妥当了才能开始。
吞佛左手端起牛奶,右手滑动手机,界面上已经蹦出了早间最热时事新闻:今早三点三十八分,和平海湾浮现一具男尸,经确认,死者是××食品厂的慕少艾,死亡原因是溺水。
吞佛缓缓放下杯子。
“唉……”
清雅飘香的茶室中飘过一声叹息,隔着纱帐可以看见两个人面对面席地而坐。
一莲托生问道:“你好像很不开心?”
对面的人一身雪白,面孔藏在宽大的兜帽下,轻声道:“我只是在想,如果药师的动作能慢一些,我是否可以有万全之策保下他。”
一莲托生“咦”了一声,道:“你不是常说假设没有意义吗?”
白色的人说:“是这样没错,可是对于恩人,这样做总让我有些过意不去。”
“你呀,人都没了,你就祝他早登极乐吧。”
“阿弥陀佛……”
他闭上眼睛,虔诚的诵道。

一个彩蛋——
袭:看什么看?没有彩蛋!

ps.emmmm这一章其实少艾退的有点快,不过这章意思就是一步莲华根本什么都没做,就弄死了一个人,兵不血刃?这么说没错吧
( ̄ ii  ̄;) 吸溜( ̄" ̄;)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