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了

换号了

《入狱》(16)

本章吞赦感情重新出发!

——正文——

暴雨过后,地面上铺满了大大小小的水坑,冷不防一只脚踩上去,水花霎时四溅。
敲门声并不急,但袭灭天来却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门外人焦躁的心情。
吞佛的穿着还是十分整洁,面上神色自若,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但从他裤脚新染的泥点却可以看出他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他客气的请吞佛入座,倒上茶水便开始自顾自的浏览起今日早报。
吞佛端起茶,望着他的侧脸笃定道:“你早知道慕少艾活不成。”
袭灭天来抬了抬眼皮表示惊异,尽管这个动作一点表现力也没有,他说:“是吗?我还以为你收到了圣尊者的简讯肯定能把人救下来呢。”
乍听袭灭天来这话,吞佛思绪一滞,大脑尚来不及处理过多的信息,只能凭直觉下意识的问:“你说这话是怎么知道的?他到底是想杀?还是想救?”
袭灭天来笑道:“人的感情是很复杂的,即便我此刻跟你说了,你也未必会懂。”他这话说的毫不留情,完全不顾及吞佛那点小小的自尊心。
吞佛垂睫,眼中仿佛极力压制着什么似的,袭灭天来一看便知,就像他之前担忧过的那样,吞佛仍是不可避免的进了这个误区,多余的心机让他低估了对手,自螣邪郎的事情之后他便急于扳回一局,可惜事情的发展却一差再差。
不过反过来想,以那个家伙的能耐,吞佛这样作死他也没有出手,可见不把自己引出来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了。
他刚要说话,吞佛忽然站起来,说,“袭灭天来,我要你把所知道的所有与圣尊者相关的资料全部告诉我!”
袭灭天来反问:“你要这些有用吗?”
吞佛道:“你不是号称最了解圣尊者的男人吗?我要知道全部。”
一丝冷意攀上袭灭天来眼角,他的嘴唇弯成一道讽刺的弧度:“吞佛,你搞清楚,你要对付的是整个万圣岩,与我手中掌握的圣尊者的资料其实并无太大关系。”
“你这么说,是想置身事外了?”
袭灭天来对他咄咄逼人的态度完全不以为然,他总是把自己伪装成一派云淡风轻的高人样,实际上暴躁的脾气永远改不了。
吞佛了解的很。
他说:“我比任何人都急于消灭万圣岩,但是吞佛,”他话锋一转,“你必须要等,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时机都是人创造的,你真以为姜太公钓鱼的故事是真的吗?”吞佛问道。
袭灭天来眼中露出点惊讶,瞥了他一瞬,道:“你好像学了点其他知识。”
“见笑了,”吞佛道,“我不会毫无期限的等下去,我会顺着已有的线索一直查。”
“你个傻×!”袭灭天来喜怒无常的特点再次爆发,他指着吞佛的鼻子骂,“你到底有没有点b数,到底还要失败多少次你才能明白,你想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万圣岩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喘了口气,他继续道,“你是真痴还是假傻,你以为自己天衣无缝,其实一举一动却都在万圣岩眼皮子底下,慕少艾之死你也看见了,就那群人里,圣尊者有出面吗?万圣岩有动静吗?全他妈在睡大觉!就这样悬殊的差距,你还想被他耍几次?!”
“区区万圣岩……”
“区你妈的区!”袭灭天来气到发疯,语无伦次,“你这个傻逼!你就是去死也找个痛快点的死法好不好,我真是奇了怪了你这种傻逼居然还没被人打死,一步莲华的脑子也他妈是个摔炮——”
声音戛然而止。
吞佛抬起头,袭灭天来垂下眼,这一切在同一时刻发生,交映在瞳孔中的刹那如同电影的慢镜头一般令人措手不及。
“呵……”吞佛眼中浮出一抹冰冷的笑,凑到袭灭天来耳边,轻声道,“一步莲华,是谁?”
原来他一直都是故意的,故意激怒袭灭天来,等他口不择言的时候露出破绽,这个方法屡试不爽,只是没想到这次的破绽有点大啊……
“哼,你这点心机,都是用来对付我的么?”
“岂敢。”吞佛淡淡道,“一步莲华……是么?我明白了。”
子弹上膛声在他背后响起,吞佛举起手慢慢转身。
“你要是敢去招惹他,还不如我现在给你一个痛快。”袭灭天来冷冷的说。
“好吧,我不去,我惜命。”吞佛说,“你真是个无赖,袭灭天来。”
袭灭天来皮笑肉不笑:“你的心机有教给你怎么对付无赖么?”
见他仍然持着枪,吞佛不满道:“你是不是该把枪放下嗯?”
袭灭天露出狡黠的笑容,说:“不,现在你得听我指挥,我命令你马上去找赦生,准备迎接冬季的考验。”
“我艹你……”
枪口直接怼到吞佛鼻子上。
这不是他第一次被胁迫,倒不是说袭灭天来真的会杀了他但把他揍的不能自理还是可能的,他还记得自己十五六的时候跟着街边小混混学吸烟,袭灭天来知道后把他打了个半死,之后每当他伤势好一点想爬出去学坏时,袭灭天来就会再次把他打翻在地,如此反复直到那群人再也没有出现,他也再也没有机会学坏……
但是话又说回来,让他去找赦生,这还真是一件幸福的麻烦。吞佛捏了捏隆起的眉心,向射击场走去。
他站在射击训练场的入口向场地内望了一圈,露天靶场没有人,吞佛推开栅栏走进去,射击馆在场内位置偏僻的一角,一次最多只能容纳二十人左右,二层设有休息区,供应些饮用水一类的。
他本打算绕一圈就走人,却不料一下楼梯居然真的碰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再次见到赦生,吞佛的内心多了一种“惋惜”的感情。赦生比以前黑了,脸上还起了红斑,盘桓在他双颊上像蛇行,手指关节处全都包上了绷带,握枪很辛苦吧。
明明不是干这行的人,却因被那种不切实际的感情缠身,做起这种事来简直就像弃笔从戎那样可笑。
但是——
他重新审视赦生,那双眼睛仿佛是被磨开了刃的尖刀,寒光沿着他的眼睑流动,凛冽的让人不敢逼视。
他变强了,开始像一棵嫩竹破土而生,从内到外都散发出一股生猛的战意,假以时日必然会成长为一个天骄战士,这大概就是袭灭天来说的“顺应因果”,该是赦生承担起来的责任谁也不能阻挡,这种刀锋般的强袭之美前所未见,不敢直面的同时又让人忍不住偷偷窥视。
赦生静静看着他,时隔一个月再见吞佛,他对他已经产生了一种全新的认识,不知道是不是血脉觉醒的缘故,他感觉自己能够更清晰的感知其他人的情绪变化,闭着眼睛可以使自己的五感更加清晰,更重要的,他能够分辨出此人是否在说谎。
赦生抬眼望着吞佛,刚要开口,身后传来黥武的声音:“你在跟谁说话?”
等黥武走近了看,吞佛已经若无旁人的在赦生身边侃侃而谈,虽然只是他一个人在说而已。
“你有何贵干。”黥武硬邦邦的说。
看得出来他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只是说话的语速急切,眼神含煞,是厌恶的表现。
赦生看看吞佛,又看看黥武,没说话。
吞佛:“说什么贵干,前段时间我分身无术不能尽职,训练赦生的重责都是你一肩担起,我十分感谢也十分抱歉。”
“客套话就不用说了吧。”黥武道。
吞佛道:“是,我正是来重新肩负起自己责任的。”
这话说的很厚脸皮,黥武抱起双臂露出轻蔑之色,说:“你倒是会投机取巧。”
最挫败的莫过于赦生,因为他发觉即使他能分辨出一个人是否说谎,却也无法搞清这个人说话的意图,至少不能立刻明白。
眼看赦生敛着眼睛陷入思考,吞佛淡淡道:“我本来就是赦生的教官。”
话说到这份上,黥武再拒绝就显得有些鸡蛋里挑骨头了,他想着以吞佛那点心机总不会连伏婴师都比下去,这对父子到底安的什么心也许可以凭此很快见分晓了。
赦生迅速拿起一把小口径的速射手枪,两脚分开站立,手枪的火身轴线与右臂齐平,吞佛大致看了两眼,单手单臂式五个要素都达到了标准,他比了个“过”的手势,心中暗暗赞叹,赦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稍息立正都不标准的菜鸟了。
一转眼的功夫,馆内12把手枪都被赦生试了个遍,黥武扬扬眉毛:“怎样?”
吞佛不动声色,他不想打击赦生,但也受够了银锽黥武这种肤浅的情绪,道:“练习满分,但是实战如何还不足以下结论啊,赦生,你觉得呢?”他将最后一问转向赦生,想看看他的反应。
赦生垂下眼睛:“我知道自己尚有不足之处,但是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失望的。”
也不知道是哪句话哪个字让吞佛得到了暗示,他露出一副十分惬意的表情来,说:“毕竟是你。”
赦生愣了愣,头一偏,露出一抹浅笑。
上午九点过后,射击馆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黥武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三人本是并肩走,可是走着走着却变成黥武一人打头阵,那两个不知怎么在后头“漫步”起来,一个负手望天,一个低头看地。
“赦生。”
赦生抬头看看他。
吞佛问:“洗发露够用了吗?”
赦生沉默了一会,说:“我已经不用ML了。”
“为什么?”
“因为……执着这个没有意义。”赦生说完,快步追上黥武,留吞佛一个原地琢磨。
“负重跑第一名!”
“挂钩梯合格!”
“俯卧撑合格!”
“单杠第一名!”
“银锽赦生”的名字就这样反复交替在考官口中,这还不是他最优异的成绩,只是这次的淘汰赛来的突然,当然,过了这关他以后就可以尝试更高级的训练了。
赦生热的撩起背心,露出形状优美的腹肌,吞佛眼神一暗,吼道:“形象!”
赦生急忙将背心放下来。
九月已经接近末尾,淘汰赛也已经接近尾声,赦生站在大门口眼看着那一批人被卡车拉走,夕阳将他的眸子染成一片血色。
吞佛拍了拍身上的土向他走来,在他身边站了一会,几个月的冷战仿佛儿戏,赦生闭着眼睛,风吹过他的面颊。
黥武送走了最后一批人正往这边走来,赦生扫了一眼吞佛,带着笑意问:“不走?”
吞佛看了看他,后退两步转身离开。
“这一次送走了多少人?”
“不到三十个吧……”黥武说。他心情不错,全当没看见刚才溜走的某人。
“我还能再见到他们吗?”赦生接过名单翻了翻,上面果然有“大头”的名字,他还记得自己刚来时这个人说螣邪郎是他偶像的事情。
“这……”黥武犹豫道,“都是为异度做贡献,做贡献……”他仿佛自我催眠一样自言自语。
“不过,”赦生突然露出一丝冷酷的笑意,“这样他也许就会跟他亲爱的偶像见面了吧。”
“赦生?”
“没有,开玩笑的,”赦生满不在乎道,“你说,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淘汰掉一批人呢?”
黥武想了想:“也许是为了让你和更强的对手竞赛吧,毕竟别的军区也会派出代表来参赛。”
说谎!赦生闭上眼睛,隔着重重黑暗,他仿佛看到了黥武那颗纠结的心。
拥有这样敏锐的直觉也是一种苦恼呢。赦生皱着眉头想。

一个彩蛋——
袭:啊?下一集该我正式上班了?
吞:不上班哪有工资!
赦:某人拿着高片酬却几乎不露面呢!
莲:啊?说我吗?
螣某人:并不是你好吗!

二个彩蛋——
莲:哎呀,暴露啦……
袭:……
莲:阿来你要学会控制情绪。
袭:▄︻┻┳═一∵∴(∵_,∵)>>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