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号了

换号了

《十酒》皇赤

《十酒》
       ——节选自《造反》

“十酒,顾名思义便是由十种酒所调兑成的酒,它兼具十种酒的特性、效用,却又能散发出十种佐酒都没有的无与伦比的芳香,质清而冷,无色,微稠,入口清甜如饮泉,后劲之猛非比寻常,如逐仙追月,咫尺天宫。”
——摘自《不饮真人酿酒录》
“殿下,夜深了,妾身服侍您安歇吧。”
天尊皇胤从书卷中抬起头,看着眼前笑盈盈的女子,她那大红色的秀发绾成高高的一坨,上面插满了金丝攒珠簪、赤金镶青金石珠花,以及他叫不上名字来的花钿步摇,还有她手腕上带的赤金缠丝手镯,金镶红宝石耳环等等,天尊皇胤看的眼睛酸胀,他感觉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尊菩萨金身!
“如梦。”他开了个头,却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只能干等着女人自己贴上来把他的衣物一件件除去,胸部两团软肉膏药似的黏在了他的背上 。
天尊皇胤不会拒绝,只是说:“天色已晚,良娣歇息吧。”
烛火熄灭,两人安静的并排躺在床上,一句私房话都没有,天尊皇胤越想强行入睡,脑子就越是色彩纷呈。
他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帐顶的绣花鸳鸯。
他纳这个女人为妾已经半月有余,可是若要问他当时发生了什么,却仿佛失忆了似的,一丝印象也无,他虽不至于千杯不醉,可若要说酒后乱性,这也实在荒唐,更别提他一向对女子敬大于爱,又怎么会同一个宫女莫名其妙的做了那事?
莫非,是那酒……
天尊皇胤悄悄看着身边的女人。
巫山云雨,尤花殢雪。天尊皇胤回想着当时缠绵的情景,许多碎片状的回忆纷纷冲进脑海在他眼前晃动,交缠的双腿,紧紧环绕他的双臂,炽热的身体,压抑低沉的喘息,以及那妙不可言的……
这么一想,天尊皇胤又觉得一股热意直达下腹,那根不知羞耻的东西似乎也有抬头的趋势,天尊皇胤暗骂一声“无耻”便翻了个身,赶快闭上眼睛装睡。
而那诱人的身躯此刻却再一次出现在天尊皇胤眼前,一头赤色的发丝扬起又落下,肆意撩拨着天尊皇胤的心脏。
“且慢,让吾……看一看你!”
于是,神女回眸,眼前倏然是——
“赤麟!”
天尊皇胤猛一下清醒过来,额上一片细汗。身边突然发出一声嘤咛,天尊皇胤急忙屏住呼吸。
所幸如梦只是翻了个身,并没有醒来,天尊皇胤如获大赦,抹了一把额上冷汗。
为什么?为什么会想到赤麟?他翻过身又悄悄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
如梦此刻侧卧着,对天尊皇胤的此刻所思所想全然不知,卸下了那一堆繁复金饰的红发安静的铺在软枕上,露出白玉似的一截胳膊,细细嫩嫩的,比那荷池中的莲藕好不了几分,而梦中那人的双臂是结实有力的,同自己做爱仿佛是双方正在进行一场分毫不让的战争,呼出来的气息灼热的如同侵略之火,那力道和韧性决非柔情似水的女人,至少不是如梦这样的女人。
那么如果是身手矫健的男人呢?比如……赤麟?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赤麟?皇弟?自己的亲弟弟!怎么可以!天尊皇胤你到底在想什么?!
“无耻!”他大骂一声,终于把身边人弄醒了。
如梦揉着惺忪睡眼问道:“殿下您醒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无事,睡吧。”
女人重新躺下去,不一会便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天尊皇胤最后看了她一眼,也缓缓闭上眼睛。
辗转天明。
次日早朝,天尊皇胤并没有瞧见炽焰赤麟的身影,直到下了朝,他才拉住碧眼银戎询问。
碧眼银戎笑道:“皇兄你新纳美妾近日未曾上朝所以有所不知,二皇兄已经告病一段日子了。”
天尊皇胤讶然:“这是为何?”
碧眼银戎看向他的眼神突然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让天尊皇胤有些懊恼。
“到底出了什么事!”他声音拔高了一截,碧眼银戎略略睁大眼睛,告罪道:“太子殿下息怒,依银戎猜测二皇兄他并无大恙,只是有些私人原因才告了病假,”他话锋一转,矛头直指天尊皇胤,问道,“不知皇兄如此焦急,可是有什么要事?”
要事?天尊皇胤一愣,好像并没什么要事,只不过听到赤麟病了那一刻,自己便自然而然的焦虑起来了。
天尊皇胤脸色阴晴不定,碧眼银戎料想他必有心事,便问道:“皇兄可有什么心事?或许银戎能为你分忧一二?”
平阳宫,是为犯错反思的皇子们专设,位置偏僻,还设有重重功法禁制,那些无法无天的小辈们只消在此稍微感受一下龙尊强大的力量便会老老实实做人了。
碧眼银戎曾说:“如此说来,便是那酒有问题,皇兄何不就此查起,平阳宫当夜是谁当值?酒是何人所带?又经谁之手?相信弄清这些问题,皇兄便离真相不远矣。”
天尊皇胤抄了一条小道,从宗祠后方经过,路径曲折,又多是些狭长胡同,多花了些时间但胜在万无一失。
“平阳宫”三个大字高高挂在门头,端庄的黑底金字,却平白让人感受到一阵寒意,在它的西北角,便是凄凉破落的冷宫。
这里平日一般没什么人把守,功体压制如此之重,加上老旧,的确也没什么可图的,天尊皇胤找到值班的侍卫长,问道:“六月十六日夜平阳宫是何人当值?叫他们来见吾。”
侍卫长叫了二人前来,两人一听顿时慌了神,原来那天晚上他们兄弟二人本来好好值班,不料不知从哪飘来一阵酒香,他二人酒瘾大作,循着味道追出去,路遇两个守卫便让他们替自己值夜。
“那两人你可认识?”
两人面面相觑。
可恶,这条线索算是断了。天尊皇胤愤愤甩袖,那俩混账只说他们是从南方来,南边那么多宫殿,难不成让他挨个盘查?
于是他又去找当日的宫人,问他们是何人拿酒,结果也只得到平平无奇的答案,到头来什么有用的信息也没留下,看起来那人做的十分干净,或许早已预料到他会来查,所以连一丝蛛丝马迹也没有留下。
天尊皇胤从平阳宫出来往东,走过青玄桥,前面是一片明艳动人的芍药花。
天尊皇胤在桥头站了一会,清风吹过,送来一阵若有似无的香味,仿佛有意指引般,向着平阳宫飘摇而去。
刹那间,天尊皇胤脑中闪过一道白光,纠缠的人影又在他眼前晃动,他好像隐隐约约想起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到,那点如芍药残香般模糊飘渺的记忆正从他脑海中逐渐流逝。
夕阳扯出一道血线弥留在天际 。
天尊皇胤步履沉重的回到东宫,推开门的一刹,如梦温柔的笑容又展现在他眼前。
天尊皇胤从没有感到这样疲惫过,他心中虽然感激这个女人,但是若要他日复一日的面对她,天尊皇胤真是连想都不敢想。
“很晚了,睡吧。”
天尊皇胤嘴上说着睡觉,实际上却一点也睡不着,他眼前始终浮现着那几条少的可怜的线索,还有一丝挥之不去的芍药香一直萦绕在鼻翼下。
他烦躁的翻了个身,一会又翻了回来,这一翻过来,恰好对上一双闪亮的眼睛。
天尊皇胤吓了一跳,如梦却道:“殿下,您这样翻来覆去的,如梦便是想装睡也难。”
天尊皇胤正欲说些什么,不料如梦却突然掀开被子主动靠上来,柔若无骨的身体紧紧依偎着他。
他忽然想起,自那夜之后,他还从未与女人有过肌肤之亲。
女人的胴体雪白,白的像一块白面发糕,天尊皇胤十分怀疑那晚那场激情澎湃的性事到底是不是她所给予的,因为这样的身体看起来并不能配合他完成各种高难度激烈的动作。
他叹了口气躺平身子任由女人在他身上四处点火,可是无论如何,他也提不起丝毫兴致。
“够了。”他轻声制止女人,把她重新裹进被子里,女人的眼里很快渗出泪水,大滴大滴的落下来,断线珍珠似的让人怜惜。
“对不起。”
说到底,天尊皇胤还是觉得自己没用,如果不是自己不听劝告,事情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样尴尬的境地。明知现在朝中势力暗潮涌动,他偏偏在这紧要关头同尚风悦弹琴煮酒。
“赤麟愿拿性命担保,皇兄同悦神圣族太子绝无半点私情!”
“皇兄的确心有所属,但非是悦神圣族之人,乃是宫中一女婢,此女同皇兄自幼相识,虽是身份低微,却也是一片真心爱慕,还望龙尊明察!”
当日的情形记忆犹新,天尊皇胤用力甩甩头,他当时也是糊涂了,错把如梦以为是梦中神女,再加上那刺眼的落红,他怀着半分怜爱半分负责的心情纳妾,结果到头来却发现这其实是一场愚不可及的天赐良缘。
他颓丧至极,而他越是颓丧,他就越是只会干颓丧的人才会干的事。
酗酒。
龙尊明令禁止过他们酗酒,这玩意是琼浆,也是毒药,尤其对刀龙而言,更是如此,可偏偏天尊皇胤不仅好饮,还喜爱豪饮,实在是让人无计可施。
只见他化作金光一道,随风化入酒窖中,轻而易举的避过巡查守卫,卷走一大片又趁机溜走,掠到一处偏僻的屋顶上再把战利品一摆——有太禧白、竹叶青、九坛春、玉露酒等等,打开一闻,真是芳香四溢。
他举起坛子仰头倒灌,透明的酒液沿着他的脖子淅淅沥沥的淌下来,将他胸前的纱衣打湿,紧紧的糊在身上,夜风一吹反倒平生一股热辣快意。
天尊皇胤一罐接一罐,直到几个酒坛都见了底,他才意犹未尽的擦擦嘴,呼出一股酒气躺到在屋顶上。
清风忽来,满月如镜,被托举在两山之间,仿佛被供奉的神明,清晰的印在眼里。
好圆的月亮,圆的似乎快要溢出来了。
突然,天尊皇胤猛地坐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酒坛,喃喃道:“吾明白了……”
酒窖的灯笼次第亮起。
天尊皇胤一巴掌拍醒昏昏欲睡的守卫,问道:“这几日酒窖可有异常?”
“没、没……属下不知!”
天尊皇胤猛地打开一坛太禧白,对着主事道:“你可检查仔细了,这太禧白几斤几两?”
主事摸不着头脑,按照天尊皇胤的话仔细一检查,果然发现太禧白的重量比之前轻了那么几两,继而检查其他酒水,果不其然,每一种都比既定规格少了那么一点。
这点点微毫之差,也只有天尊皇胤这样喝惯了酒的人才察觉得到。
“最近有什么人来过酒窖!”
拂晓将至。
远方的天空还呈现出一片灰暗的黛青色,在尚未透亮的东方还能瞧见一道月牙的印记,整个古老的天城此刻还在酣睡,天尊皇胤却已一骑绝尘冲出西侧门。
西街上行人寥落,零星早起的菜农挑着担子沿街叫卖,街尾一家茶寮点火生了炉,红色的火星一亮,瞬间燃出一片耀眼的金红,炉上热水煮沸,咕噜噜的顶着壶盖。
在这家茶寮的斜对侧,便是当朝皇商创办的酒楼——东风楼,此时时候尚早,还未开始营业,天尊皇胤可不管这些,勒马止步,毫不客气的敲开大门,金刀大马的创了进去。
“叫掌柜的来!”
那躲在幕后的掌柜见天尊皇胤穿的贵气,举手投足却又透露一股豪迈的江湖气,一时不知该以何种礼节对待,还是天尊皇胤先把人揪出来质问:“听闻汝等近日去过宫中酒窖,琐事为何?”
掌柜的看着天尊皇胤急躁的面容,精明的小眼珠滴溜溜一转,安抚道:“大人,小老儿三个月前的确与天城酒窖有接触,事关皇城,不敢轻易相告,不知阁下是何许人也?”
这便是在问天尊皇胤身份了,这脑子不灵活的黄龙愣了一下,皱眉道:“吾、吾乃太子殿下身边一品侍卫,前几日殿下去酒窖取酒发觉各色酒水皆缺斤短两,太子殿下命吾彻查汝等有何解释?”
天尊皇胤好酒这事早就人尽皆知,掌柜信以为真,道:“大人冤枉啊,小人经营这东风楼也是好些年,绝犯不着做这些龌龊事,要说近日取酒,也是得了特赦,方便推出新式酒品……”
一听新式酒品,天尊皇胤先是心动,后又警觉:“特赦?谁的指令?”
“小人不知啊,那人拿的是酒窖掌事公公的令牌,以前皇家来楼中取酒皆是此物,小人不会看错的。”
事情似乎又绕回去了,天尊皇胤苦恼片刻,终于理出一根线头:“新式酒品,酿造者谁?”
“吾。”
一人翩然现于帘后,穿着水蓝色的长衫,手持一折扇,眼角一颗泪痣让人过目不忘。
“你是……”
“在下笑定千秋御不凡,不知阁下所急何事?”御不凡笑吟吟的看着天尊皇胤,好像一只狡猾的狐狸看着一只傻兔子。
“你是那天在赤麟府上那名书生!”
“对对对,”御不凡打开折扇遮了大半边脸,露出那双笑意十足的眼睛,自夸道,“像我这样优秀的人,绝对是令人过目不忘啊!”
天尊皇胤质问道:“‘十酒’是你所制?你与赤麟是何关系?为何会出现在他府上?”
御不凡笑答:“你这名侍卫用词不当哦,二王爷的名也是你叫的?”
天尊皇胤哑口无言,只听御不凡又讲:“你这些问题,请恕在下不能一一作答,但是,我可以告诉你那名送信太监的长相哦~”
天尊皇胤眼睛一亮。
画廊小榭中,流觞曲水,几人饮酒赋诗,为首那人着大红色暗花长衣,红发散披,美目低垂,唇畔还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潇洒中透着几分艳冶,可谓肃肃如松下之风。
正是炽焰赤麟。
他此刻哪里有病弱的模样,举杯对酒一饮而尽,方听下人来报。
“嗯?”
小厮在他耳旁耳语一番,炽焰赤麟拧眉听罢,淡淡道:“随他去,若他今日来访,你们尽管拦下,拦不住的尽管拿龙尊压他便是。”
炽焰赤麟所料不假,天尊皇胤果然一日之内三次来访,但都被侍卫冠冕堂皇的说辞拦了下来。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
炽焰赤麟这边的酒宴暂歇,披衣起身,忽然一动,沉声道:“都退下吧,吾自己一人走的回去。”
下人侍卫都撤下去了,炽焰赤麟缓缓靠在栏上,敛目轻笑,道:“皇兄,请现身一见吧。”
天尊皇胤拍拍身上的草叶向他走来。
“赤麟。”他皱着眉头,二十几岁的人愣是让他愁成了四十岁的模样。
“皇兄可是在怪吾避而不见?”
“这……”
炽焰赤麟猛然转过身,披衣散发,眼神复杂,道:“吾告病托辞却行行乐之实就是为了印证某人猜测,而你,为何偏偏卷入这局中来呢?吾千方百计为了你好,你却次次都不领情,叫吾如何是好……”说罢叹了口气,听的天尊皇胤惭愧不已。
炽焰赤麟背过身冷笑一声,转过身来继续悲切道:“你千万百计的也要来见吾,想必也是对吾有所怀疑,说吧,炽焰赤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炽焰赤麟三言两语将战局全部扭转成对自己有利的局面,偏天尊皇胤蒙在鼓里,一味的替赤麟难受。
纵使赤麟工于心计处处考量,也绝对不会陷害自己的,况且……他又想起御不凡的话:
“那小太监年纪不大,眉清目秀,一双眼睛十分透亮,讲话略微带些河东口音,右手靠近虎口的地方有一颗痣……”
此人形容的很像赤麟以前在宫中的贴身太监常喜,只是……
“非也,赤麟,吾、吾只想问你……你……”他一时想不出自己到底要问什么,对着炽焰赤麟妖艳的红瞳更加茫然。
“何事?”
天尊皇胤硬着头皮终于道:“吾只想问问你……知不知道‘十酒’?”
炽焰赤麟微微一笑。
“不知,如何了?”
天尊皇胤不知怎的,只觉心里一块大石突然落了地,神清气爽,心情舒畅。
“无事无事,是吾大惊小怪了,哈哈哈哈!”
天尊皇胤大笑几声勾着赤麟的肩膀边走边说:“走走走,大哥送你回去。”
炽焰赤麟亦笑:“天色已晚,皇兄要留吾府上歇息吗?”
“好啊!哈哈哈哈!”
两人相互搀扶,沿着青竹小道渐行渐远。
          ——the  end——

ps:不知大家看懂这篇没有,本篇又名《名侦探天尊皇胤》,就是天尊皇胤一步步查证走访,寻找各种证据,最后马上就要查到真相了,然后炽焰赤麟一句:“我不知道”大哥龙立刻就信了,“他不知道嘛,所以不是他”这样一种思考回路……
天尊皇胤,完败!以后不用想当名侦探了~